《農女火辣辣,拐個王爺要上天》[農女火辣辣,拐個王爺要上天] - 第二章小試牛刀

  「唐箬詞,你這個傻子,還不快放開我,否則你要是真敢對我動手,我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聽起來好可怕哦。」唐箬詞將手中的刀不斷的摩擦着李德漢大腿內側的肉,隨後趁其不備一刀**肉里,李德漢痛呼出聲。

  只是這一次再不敢放肆,「我的小祖宗,求您放過我這個有眼無珠嗯人吧,我錯了,以後再也不敢惹您了……」瞧着李德漢那副求饒的卑賤模樣,唐箬詞便止不住的想笑。

  笑聲傳進了李德漢的耳朵里,卻是敢怒不敢言,剛剛那一刀,若是沒有猜錯,僅是差了半分可就讓自己下半身毀了。

  以前的他可謂是村中一霸,仗着自己會些功夫,可沒少糟蹋那些清白之身的姑娘,何時有過今日這番場景。

  「真是沒意思。」唐箬詞再無心思陪着李德漢周旋,一刀切下了那禍害姑娘的玩意,而在到下去之後,便搶先在李德漢慘叫時敲暈了他。

  耳邊清靜了,唐箬詞看着地上一動不動的李德漢,心中只覺得爽快,這傢伙害的人不少,活着實在是浪費,記憶里不就之前,這李德漢還毀了人家剛過門的媳婦,可憐那女子不忍羞辱,跳河自盡了去,真是可惜了。

  看着刀上的血,唐箬詞淡淡笑了,這種人也只能這般折磨了,輕易死了,不就是便宜,拿起李德漢的一衣衫,擦凈了血跡,踹了地上的人幾腳,方才離開了此處。

  唐箬詞憑着記憶走到了一家藥鋪,抬頭看去只見門匾上掛着百善堂三個字,只是原本該暢通無阻的道路,此刻卻是被圍的水泄不通,唐箬詞好不容易擠到前面來,就瞧見一個身穿白衣的女子跪在地上,眼角還掛着淚水。

  她的面前被蓋起了白布,至於那白布之下,似乎是一個人,還是個活人,唐箬詞這就有些不解了,這到底鬧的哪一出。

  因跪的時間久了,加上哭泣,面容多多少少有些憔悴不堪,「小女子乃是德州人士,因家中生意,特隨着父親下了揚州,不料前些日子偶感風寒,因此花重金求了這百善堂的大夫前來為我爹治病,豈料,豈料我爹吃了百善堂的葯,便愈發嚴重了,眼下更是……」

  「不過短短几日,喝了葯就吐血不止,神情恍惚,面色枯黃,為了給家父治病,散盡了盤纏個,可如今爹爹病沒好,錢財也全被這百善堂坑了去。」

  女子說完便哭訴起來,當真是可憐至極,人群里也爆發了起來,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這百善堂到底行不行,雖說是有背景,可是診金收的本就比旁的高,還把人醫死了,這也太可笑了。」

  「真是不看不知,一看便是要命,好在我家沒來這醫。」

  唐箬詞靜靜的看着身邊七嘴八舌的人,這醫患糾紛看來從古至今就有啊,這幅嘴臉還真是難看。

  等這裡的罵夠了,百善堂里走出了一位頭髮發白,頗有些威嚴的的老者。

  「你們這些無知之人懂什麼,我們百善堂何時做過此等傷天害理的事情,你們休要血口噴人。」

  「若不是你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