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女火辣辣,拐個王爺要上天》[農女火辣辣,拐個王爺要上天] - 第一章天上掉下個大美男

  「快看啊,傻子會洗澡了!」

  「傻子有啥好看的?把她衣服拿走,讓她泡着!」

  「看我石頭,一擊而中!我娘說了,傻子被打了又不會疼。」

  「這麼丑的衣服,大壯,你拿回去給你家母豬墊豬窩吧。」

  忽高忽低的童音環繞在耳邊,唐箬詞大口喘息着,努力睜開眼睛,卻只覺得白茫茫霧騰騰的,什麼都看不清。

  咳咳——

  眼前飄飄忽忽的景物逐漸看的清楚,唐箬詞只想對天怒吼一聲,她不過是在考場上睡了一覺,怎麼泡在水裡了?

  腦子裡疼的厲害,彷彿有人用勺子在使勁翻攪。

  等等,這一身白衣是怎麼回事兒?像戲服一樣,被水一泡,貼着肉幾乎成了透明。

  一個念頭飛速閃過,還不急她反應,眼前一黑,隨後一人多高的水林頭潑下。

  唐箬詞就這麼再次被直挺挺的打入水裡。

  「媽賣批……這要掉下來的是個人,不得砸水池子底下去了……」

  話音未落,水裡濕漉漉的冒出一顆……角色美男的頭,修長的脖子下面,是堅實的胸肌,分明的腹肌,在同樣白的透明的衣服下,若隱若現。

  「喂……你有事兒沒事兒啊,這種湖邊可是都有監控的,可是你把我撞到水裡的,別想碰瓷啊。」

  那人一動未動的漂浮在水上,唐箬詞猶豫一下,小心翼翼將他拖上岸。

  那人閉着眼,臉上卻有幾道傷口,卻依舊可以看得出,皮相是驚人的好。

  肌膚白皙眉飛入鬢,兩張**的薄唇緊緊抿在一起。

  這一頭長髮,一身古裝,是哪個當紅小鮮肉在拍戲?

  「滾開。」

  對方悠悠轉醒,一張口,就是無比霸氣冷冽的兩個字。

  「喔唷,好害怕,好好好我滾了,大爺你等死吧。」

  s被這個女人狂妄的口氣驚的一愣,上下打量了她幾眼,別過臉去。

  「毫無廉恥。」

  什麼?這男人有病吧。唐箬詞剛想質問,沒想到這傢伙竟直接轉過身去,白皙的耳朵竟然泛起一片粉紅。

  s竟閉上眼睛開始調戲。在他看來,這不過是個蠢笨聒噪的女人罷了。

  「大佬,你叫什麼啊,這是哪個影視城?你長這麼帥咋沒見你紅呢?我沒見過你吶……」

  狹長的眸子睜開,s直接一掌揮出,這個沒完沒了的女人!

  但事與願違,昨夜的內傷加上失血,他一個踉蹌,竟然朝唐箬詞撲去!

  而站在原地的那個蠢女人,竟也不伸手扶他,就那麼傻獃獃的站着,剎那間,兩人臉上同來傳來一陣溫熱柔軟的觸感。

  「毫無……毫無廉恥!!」

  唐箬詞一骨碌爬起,大白眼朝他招呼過來,「是你占我便宜好吧啊,咋么還惡人告狀?廉恥廉恥,你孔乙己轉世,貼了一臉仁義道德啊!」

  但因動作太猛,加上溺水綜合征,一陣頭暈後,她再次一屁股坐在了美男的腿上,而美男的唇畔,正好貼在她的額頭!

  這女人膽大妄為,s急血攻心,竟然身子一歪,昏了過去!

  「我……我去!」唐箬詞呆若木雞,這傢伙,是被自己罵暈倒了?太給面子了吧。

  算了算了,好人做到底,她彎腰檢查這傢伙的傷口,發現不過是皮外傷後鬆了口氣。

  還是給他叫救護車吧,習慣伸入口袋掏手機的手,卻頓住了。

  「這……」

  這身體,不是她自己的!

  最壞的那個結果盤旋在腦海,她撲向河邊,在層層漣漪里,看到了一個面黃肌瘦的女人。

  尼瑪!

  穿越?

  過了半天她才逼迫自己相信,既來之則安之,撐着身子在周圍溜溜達達,她嘿嘿一笑。

  這兒雖雜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