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刀修》[逆天刀修] - 第2章 偶遇

楚都東城,是平民聚集的地方,與之相反的西城則是貴族專區。

喜樂樓,這是東城一座十分不錯的酒樓。

其菜肴雖然比不過那些西城的名貴佳肴,但卻是主打平民路線,不僅價格實惠,服務也很周到,西城那邊酒樓的音律演奏這邊也同樣不缺。

林修和這掌柜乃是熟識,林修這李紅魚眼裡的「半吊子」,倒是頗得掌柜的賞識,若是缺人手,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這林修,工錢也給的不低,因此林修也願意來。

在酒樓里,林修的琴不能胡亂彈,得依着說書人的節奏來,時而緩和,時而激昂,讓在場的賓客們都深深的陷入了那一段段自古流傳的風流舊事之中。

這時,酒樓里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幾個身穿華麗衣服的少年。

這幾個看到了林修後,也是十分詫異,而後聚到了一起,笑嘻嘻不知在說些什麼。

「掌柜的,你們這琴怎麼彈得,難聽死了,我都吃不下飯!」張彪拍了拍桌子,責怪道。

那掌柜的彎着腰小跑到了這幾位少年面前,看着少年光鮮亮麗的衣着,不像俗物,掌柜自知得罪不起,連忙躬身賠罪。

「去把那個彈琴叫來,讓他給我們倒酒,夾菜,我就不計較這事了。」張彪不依不饒說道。

掌柜的此時也是面露難色,林修是他請來奏琴的,又豈能讓他來夾菜倒酒。

不過,林修卻已經走過來了,向掌柜示意自己沒事。

「幾位少爺能來喜樂樓倒是稀罕事兒啊。」林修說道。

「林修,沒想到啊,你居然在這裡賣藝,昔日有資格進入神星武府的弟子淪落到這般境地,當真是讓人唏噓啊,瞧瞧你這一身,穿的還不如我家狗呢,依我看,不如來我府上,我保證我給你的待遇比我們家狗要好,哈哈哈哈……」

這張彪也是楚都低級武府的弟子,林修未斷靈脈之時,與這張彪打過交道,後者被他教訓了許多次,一直懷恨在心,可又礙於林修獲得了神星武府的修行資格,不敢妄動,如今林修斷了靈脈,這張彪又怎麼會錯過報仇的機會。

林修靈脈斷了後,這位世家公子時常出言諷刺。

以前林修路上遇見,忍忍就算了,可在這酒樓里,耽誤林修賺錢,那林修可忍不了,錢少了,回頭可是要被家裡老娘揍的。

林修緩緩拿起酒杯,提起酒壺,倒上了一杯酒。

神情冷漠的林修,一雙眸子猶如利劍寒光般看向張彪。

張彪頓時心生一陣寒意,他一個世家少爺可從來沒有見過這般凌厲神色。

當前,彷彿林修的眼神就可以殺了他。

而其他幾個少年皆是不敢作聲。

不是說這林修是個靈脈斷了的廢物嗎,怎麼還這般恐怖?

「你……你想幹嘛?」張彪顫巍巍說道。

「張少爺,看在以前是同門的份上,你來了這喜樂樓,就好好自個喝酒吃菜,別找事,不然我會讓你後悔一輩子。」

林修捏着張彪的肩膀,輕聲道:「相信我,我要是急了,你今天走不出這個門。」

說完,一道赤紅靈力便是如同毒蛇般扎進了張彪的身體里。

「你……」

張彪正經歷着鑽心般的痛苦。

「張少爺,請慢用。」

林修笑嘻嘻的看着張彪,可眼中卻突然湧出出了一抹異樣的金色火焰,火焰一閃即逝,可張彪整個身體卻是一顫,靈魂像是受了重創般。

看的張彪這般,其餘幾位皆是滿臉錯愕,只有林修淡淡的笑了笑。

「各位,慢用。」

而此時,在另一邊。

一位玄衣老婦忽然抬頭,神識像是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一般。

而後,玄衣老婦在酒樓里搜尋了許久後,目光停留在了正在撫琴的少年身上。

「師父,怎麼了?」藍魅清開口詢問道。

玄衣老婦緩緩開口說道:「只是覺得這琴聲很特別。」

藍魅清向來是聽慣了絲竹管弦,這酒樓里的琴聲只能算作一般,若非師父喜歡吃這裡的家鄉菜,恐怕自己也不會來這,因為看不上,畢竟西城還有大把的少爺公子等着巴結她呢。

「嗯?」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