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似流光入我懷》[你似流光入我懷] - 第2章 一定要去席家

顧衾匆忙歸家。
外婆病重,奄奄一息。
「……怎麼會?」
她坐在外婆床榻,拉住了她枯瘦微涼的手,「外婆,您怎突然這樣了?」
她半年前離家,外婆狀況還好。
雖然身體欠佳,熬過三五年卻不成問題。
也正是如此,顧衾才放心外出。
不成想,事情突變。
外婆眼神慈祥,溫柔看着她:「人老了,狀況日下,誰又能想到?
這次叫你回來,是外婆有話交待。」
顧衾坐正身姿,認真傾聽。
「我走後,你跟你媽去席家生活幾年。」
外婆收斂了溫柔,皺紋縱橫面頰上,露出從未有過的嚴肅。
顧衾一愣。
她生母名叫杜曉沁,生下顧衾就離家了,而後在燕城改嫁。
杜曉沁現任丈夫姓席,是席家四爺。
顧衾和外婆去過好幾次燕城,有次還路過席公館門口。
外婆問她是否想去看看杜曉沁,她拒絕了。
外婆也說,杜曉沁不願意娘家人麻煩她,不見最好。
那時候,顧衾年紀尚幼。
現如今她長大成人,年滿十八,怎麼好去席家投靠杜曉沁?
外婆暗中勢力龐大,錢財過人,顧衾這些年也管理一些。
她這次去香港既是讀書,也是為新的勢力鋪路。
她好好一個人,有錢有本事,跑去席家生活算怎麼回事?
「外婆,我媽未必願意接納我。」
顧衾苦笑,「您看,我都這麼大了。
女子十六歲成年,若是嫁得早,我孩子都能走路了。」
外婆並未同她說笑。
她只是死死捏住了顧衾的手:「顧衾,你在頂撞我?」
「沒有。」
顧衾立馬道,「外婆,我沒有頂撞您。」
「那你記住,去席家。」
外婆眼睛盯着她,「重複我的話!」
「我去席家。」
顧衾一字一字複述,「我會去的,外婆。
我去席家生活幾年,我答應您。」
外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