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表少爺”》[“那位表少爺”] - 第一章

段時間的窮親戚臉上長肉了,眼睛也有神了,即便穿着粗布麻衣,還是個瘸子,站着不動也是俊逸出塵的模樣,和灰撲撲的我們,彷彿不是同一個種族。
偏個題,「俊逸出塵」這個詞兒是太傅最近教我的,在當年我只覺得窮親戚真是又瘦又高又好看。
小姐情竇初開,看上了表了不知幾千里的表少爺,死活要嫁,說哪怕以後跟他做農婦也情願。
縣丞大人早上霧剛散的時候聽到這消息,晌午太陽還在正當空,就把我塞進牛車送去了莊子,要我嫁給那位「表少爺」。
新婚那天,我身上還穿着給小姐洗衣服時的圍裙,表少爺也剛從地里回來,腿上都是黃黃的濕泥。
婚房是下雨天漏雨大風天漏風的破敗草屋,晚飯是他早上吃剩的半個饅頭。
沒有蠟燭,沒有親友,冷清的曠野里只有一個小草屋,草屋裡兩個人尷尬得不知道手腳往哪兒放。
後來還是我主動出擊,問他要不要洗個腳。
我看村裡的婦人都要給自家男人燒水洗腳的。
可長得又白又好看的表少爺誤會了我的意思,他去燒了熱水端過來,讓我洗腳。
他還背過身去,說讓我別害羞,他不看。
草屋只有一張稻草稈鋪的床,我倆一左一右隔開睡了,他把被子讓給我,自己和衣而眠。
第二天早上醒來時,我滾到他懷裡,腿掛在他腰上,手攥着他耳朵,肩膀壓着他頭髮。
我們對視了許久,我的臉熱得發燙,他也從脖子紅到了耳朵根。
那年我和他都只有十七歲。
後來……後來我們就開了幾塊荒地,種了瓜果蔬菜,養了豬牛雞鴨,生下了頌清和頌雅,在亂世中求一點小小的安穩太平。
直到有一天,又大又華麗的馬車駛至鄉下的土路,停到我家門前。
戴着高高華冠的男人和穿着滿是刺繡的衣裙的女人們向我下跪,說要迎嫡公主回宮。
我嚇得手裡剛割的豬草都掉了。
原來那個出去要飯的爹已經奪得了天下做了帝王,要接我去享福了。
我第一反應就是:「別是認錯了吧?」
幾個月後的現在,在我看清龍椅上端坐的男人那張臉時,我十分確信他們沒弄錯,我一定是他女兒。
說起來,公主和皇上連相這件事,有好也有壞…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