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生愛恨》[難生愛恨] - 第04章

  不。
  不可以!
  這怎麼可以!
  「聖上。」花筱竹聲音顫抖的看着他。
  她不能就這麼繼續下去,若是被發現,那是欺君之罪,那是誅九族的大罪啊!
  她的哥哥,她的娘親,她的爹爹,花家上下都會被問斬。
  花筱竹急的眼眶都紅了,征戰沙場這麼多年,他從未聽說過她怕過。
  可獨獨面對自己,面對自己接下來的舉動,她怕了。
  秦君墨抿了抿唇,目光發深。
  「末將有負聖上恩澤,末將……」花筱竹臉色煞白。
  她此刻腸子都悔青了。
  如果不是她替哥哥出征,如果她知道藏拙不那麼風頭盡顯,可能患上就不會注意到她。
  而她也不會時常擔心身份敗露,連累家人了。
  想到這,花筱竹眼眶濕潤了。
  秦君墨陰沉着臉,堂堂大將,面對凶蠻強敵都不怕。挨了幾刀,也沒見她哭過。
  現在卻因為他的強求哭了。
  一時間,他心思也無了。
  「來人,備駕,回宮!」秦君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離開了。
  幾日後。
  花將軍凱旋而歸,全城百姓夾道相迎。
  花筱竹去了殿前,秦君墨陰沉着臉,簡單恭賀了兩句就宣布退朝。
  回去路上,花老將軍和花筱竹同坐一輛馬車,花老將軍詢問道:「聽聞幾日前聖上私下去找你了?」
  花老將軍臉上更是布滿了擔憂。
  那日之事,其實花筱竹心中也有些忐忑。
  只是為了不讓老父親擔心,她還是笑着搖了搖頭說道:「聖上惜才,得知女兒又打了勝戰前來給女兒祝賀。」
  「既是如此,為何剛剛在殿上聖上又陰沉着臉?」老將軍詢問道。
  應該是那日她薄了皇上的情面,所以皇上才這般惱怒吧。
  不過,那日之事,她也很難說出口,只能低着頭說道:「女兒也不明白。」
  「自古君心難測。」老將軍搖了搖頭嘆息一聲,「伴君如伴虎,小心點最好。不過好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