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風火》[那年風火] - 第4章 月黑夜眾官議軍事

上回書說道清河集的潰兵向城門喊話要求進城,不一會城門官從城垛探着身子向下張望。

「原來是德漢兄弟,你稍等!」城門官說罷便轉身下樓。

不一會城門開了口子,城門官帶着八名兵丁從城門出來,左右各四個護着城門。

「兄弟快進去,流民太多,恐有細作!」

「謝王兄!」那騎馬的的軍官便朝城門奔去,幾名潰兵小跑着緊跟其後。

瞬間城外的百姓不知道有誰呼喊了一聲「城門開了!」,一時間流民亂作一團,爭相着往城門涌去!

「誰敢造次!擅入城門者就地正法!」噹啷一聲城門官抽刀大喊!八個兵丁也同時舉起長槍,槍頭對準了城門外的人群。

瞬間涌動的人群鴉雀無聲,城門官便向城門裡退去,此時的城門也在逐步的關閉,八個兵丁也左右依次退進了城內,然後把城門栓上,又用兩根圓木頂住了城門。

城門外的百姓見官兵退去,城門關閉又湧進了門洞呼喊開門。

那騎馬的軍官一路縱馬馳騁,在寂靜的石板街上回蕩着清脆的馬蹄聲,不一會便到了宿州巡撫衙門前,縱身下馬,扣着大門上的門環喊着,「開門開門!」。

「來啦!來啦!門外何人?」

「清河集把總胡德漢有重要軍情稟報知府大人!」不一會值夜的兵丁開門後問清原委,便讓他們一眾等在門房稍等,自己先是稟告了值日官,值日官見到那軍官大致問了情況便去到知府老爺那裡去稟告。

那值日官提着燈籠,來到後衙門,到知府老爺的門前,輕聲呼喚,「府台大人,府台大人,府台大人!」

那府台大人正在睡夢之中,聽到呼喚,先是頓了頓,便說:「何事啊?」

「大人,捻匪破了清河集,清河集守備把總胡德漢兵敗,在外面候着。」

「知道了,讓他到二堂候着,我更衣便來。」

「哦,對了,把同知、通判大人,也喊過來。」

這知府姓郭世亨,浙江蕭山縣人,進士出身,由翰林院庶吉士放的縣令,咸豐三年到宿州府署知州,從四品,這些年捻軍四起,境內剿匪又不順利,境內捻軍屢次進剿不順,多次被彈劾,因與現任漕運總督,欽差大臣,督辦安徽軍務的袁甲三是同年進士,與其交好,因而沒有降職查辦,一直是知府留任。

郭知府是文人出身,本身就缺乏殺伐決斷,又不忍屠戮,自去年僧格林沁率兵剿捻以來,一職心存不滿,又因袁甲三的緣故,便無可奈何,幾個月前僧格林沁將自己的部將薩爾圖英翰安插在宿州府做同知,類似於副知府的職位,也是意圖讓其建功立業加強自己勢力。

滿清後期自從太平天國之後。朝廷基本是無人可用,無兵可調動,起用了曾國藩,李鴻章,左宗棠,曾國荃之類的漢族官員,這些官員主要是對付太平軍的。而捻子軍起事以來,朝廷多是依賴袁甲三,本是三品被排擠的官員,從咸豐三年到十一年,一直做飯了從一品的漕運總督,提調安徽一切軍務。

僧格林沁平了太平軍北征軍的林鳳祥和李開芳,以及大沽口的洋鬼子後,才得以抽身,以滿族為首的貴族才插手捻軍的圍剿。

英翰便是僧格林沁安插在宿州府的親信,用以頂替和節制袁甲三的勢力。這袁甲三也自知不是鐵帽子王僧格林沁的對手,畢竟自己是漢臣,滿人官員無法深入湘軍和淮軍,剿捻事物還是能**去手的,袁甲三便向咸豐帝奏請,將安徽署蘇州知府郭世亨開缺,專辦蒙亳等處剿捻,並請以補用直隸州知州接署宿州知州,想和僧格林沁分庭抗禮,誰知咸豐帝批示說,朕以為地方公事應由地方巡撫來辦,既然皇帝都沒點頭,安徽巡撫自然也不會去辦,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說起這袁甲三,他是河南省項城人,袁家在當地很有名望,也人才輩出,他是道光年間進士,一路仕途順利,也是因捻軍和太平軍作亂起手的漢族官員,順便提一句,他是民國大總統袁世凱的叔祖。

這英翰呢,薩爾圖氏,滿洲正紅旗人,道光二十九年的舉人,因朝中有人舉薦,咸豐四年到安徽以知縣任用,不然一個舉人怎麼外放就補了個縣令的實缺呢?後來捻軍作亂,其多次擊敗捻軍,因而不斷升遷,咸豐十一年升任正五品宿州同知。

而這通判張澤霖大人,正五品,也是個老好人,也是進士出身,不站隊,既不得罪僧王的人。也不得罪知府大人,只求無功,但求無罪,因而做了多年的通判,依舊是通判。

這郭知府到了二廳沒多久,同知英翰和通判張澤霖便也到了。

這郭知府一副清瘦學者的形象,鬚髮花白,着着便裝,穿棉袍端坐在二堂正廳。

英翰劍眉大眼,面闊口方,身材不高,很是壯實。張通判略顯肥胖,白白凈凈,留着小鬍子,眯瞪着眼。

這二人着官府頭戴暖帽分坐左右兩側。值日官也候在後排坐下。

「讓那把總進來吧!」郭知府說道。

「嗻!」

不一會胡把總進了二堂,打了馬蹄袖,跪了下來,「卑職清河集把總胡德漢,參見郭知府,英大人,張大人!」

「起來說話吧,你把清河集捻匪為禍情況說下!」郭知府說道。

「嗻!卑職是去年臘月換防清河集的,清河集無險可守,加卑職,共計三十五綠營兵丁。前日酉時,卑職得報捻軍自蒙城孫疃以及渦陽分兩路向清河集而來,意圖自清河集和龍脊山連成一線,截斷濉縣和州府聯繫,卑職不敢有懈怠,一者令人通報州府和縣衙,再者令兵丁做好戰備晝夜巡邏,三者令各保甲士紳多募鄉勇,聽候調遣自保清河集,誰知今日晌午不到,捻匪便到了,鋪天蓋地,足足有好幾萬人,又有槍炮,弟兄們招架不住,死傷大半,鄉勇未觸即散,卑職率殘兵繞道渡河才得以保全性命,大人啊,不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