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梟之主》[魔梟之主] - 第7章

就在段崖的意志剛剛進入腦海裏面,還沒等他來的及去仔細搜查,突然就感覺一股滔天的恐怖氣息從腦海深處席捲而來。

恐怖的氣息令段崖臉色大變,在那股威壓下,他感覺到自己的靈魂都在經歷着劇烈的震蕩,身體更是脫離了自己的掌控。

一股難以形容的恐懼感頓時間湧上了心頭。

「玩大了。」

在段崖的心中,只來得急掠過這道念頭,再接着便感覺到眼前突然陷入了黑暗之中,意志也逐漸的開始沉睡。

就在他意志即將昏迷的時候,突然感覺的一隻手掌放在了他的眉心處,緊接着,一股溫和的內力從這隻手掌發出,從眉心注入到了段崖腦海里。

感受到這股突如其來的內力,段崖的意志慢慢的開始蘇醒,身體也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掌控中,而身體剛剛回歸,不由自主的開始拚命的掙扎着。

「別動,放鬆心神!」

一聲急切的聲音從耳邊傳入到段崖的腦海里,他頓時渾身一激靈,意志瞬間清明了起來,整個身體也停止了動彈。

緊接着,他清楚的感受到,那股傳入到腦海里的內力突然變成了一股巨大的吸扯力,瞬間就將段崖的意志拉扯了回來,然後那股滔天般的氣勢也漸漸收斂了起來。

雙眼慢慢睜開,段崖的身體如條件反射般站了起來,緊接着不可抗拒的往後退了幾步,最後倒在地上。

他臉色唰的一下變得蒼白,額頭滲出一陣冷汗,半天沒能緩過神來。

「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足足數十秒的時間才緩過神來,段崖的目光也看向了面前突現出現的老人,情不自禁的脫口而出問道。

「那是神靈留下來的力量,也是屬於你的魔骨傳承!」

閆森語氣震撼的回答道,緊接着面容慎重,空洞的雙眼此刻竟然多了些神色,驚懼的看了段崖腦袋一眼,準確的說是段崖腦袋裡的魔骨。

沒錯,剛剛出手將段崖拉回來的正是閆森,他從天魔閣出來之後就回到了大荒山,路上沒有絲毫停留的就去了段崖的住所。

誰知,剛到門口還沒進門,他就感受到一股令他震顫的氣息從房間里爆發而出,這讓他頓時毛骨悚然,所以就連忙闖了進去,緊接着便是這一幕了。

「閆老,你怎麼來了?」

段崖臉色震驚之餘,目光詫異的望着閆森,直到現在他才看清楚來者是誰。

「我不來你就死定了!」

閆森衝著段崖怒聲吼道,眉目緊鎖,怒氣頓時湧上心頭,沒好氣的說道:

「TM的,你這小子真是膽大包天,還沒到宗師境就敢去窺探魔骨,魔骨可是你現在的實力能傳承的?

你知不知道,剛剛就差那麼一點點,你的靈魂就要陷入無邊的地獄,身體更是要被魔骨控制成一具沒有靈魂的魔傀了。」

說到這裡,閆森心裏雖然憤怒,但更多的是鬆了一口氣,更是有些僥倖。

如果不是自己恰好要過來看望段崖,遇見了這一幕,那麼後果將不堪設想。

萬一段崖出了什麼事情,明教以後的未來恐怕就要無緣無故的斷送了,而他死後更是無顏面去見明教的列祖列宗。

「這個……我只是想確認一下魔骨到底在不在我身上,畢竟萬一出錯了那事情可就大發了,我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結果。」

段崖看着怒氣滿滿的閆森,有些心虛的說道,此刻他還有些後怕,整個後背都已經濕透了。

心裏也怪自己太莽撞了,正如閆森所說的,只差一點啊!他就要完蛋了。

「你傻啊?我既然能將你帶回明教,這件事還用質疑嗎?

況且就算你是要確認一下魔骨在不在你身上,那你不會提前和我報備一下嗎?由我在旁邊看護你,不是更安全?

真是胡來!」

閆森用空洞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段崖,顯然對於段崖私自探查魔骨的行為非常不滿,他的心中更是湧上來一股怒氣。

「放心吧閆老,這次是我魯莽了,以後絕對不會私自的去查看魔骨,要是再出現什麼事,會提前告知您的。」

見到閆森此刻的表情,段崖也知道他是真的生氣了,所以連忙向他賠罪道。

對於魔骨,他以後當然不會再嘗試窺探什麼了,至少短時間內是不會的,畢竟剛才那種感覺實在是太可怕了,以至於他現在的心裏還有些驚懼。

見到段崖的認錯,閆森冷厲的臉上慢慢消融了下去,心中的怒氣也漸漸平復,語氣也有些無奈道:

「真是不讓人省心,臭小子,以後不允許你再這樣胡來了啊,我這麼大的年紀,可再經受不起你這樣的刺激了。」

「是是是。」

段崖看到閆森消了氣,連忙如同撥浪鼓般的點了點頭。緊接着心思一轉,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