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梟之主》[魔梟之主] - 第6章

整個房間沉靜了許久之後,殘目魔將閆森思考了一下,便忍不住率先開了口:

「那我們就先不對外公布魔骨的出世,明面上也先不要將段崖立為聖子,暗中就我們幾個人知道好了。

反正現在教中也就少數人知道段崖是魔骨傳人的身份,其他大多部分人並不知道我們已經找到了魔骨的傳承者。

索性我們就對外封閉消息,將魔骨傳人隱藏起來,等到時機成熟,在向教中宣布這件事。」

閆森這段話剛剛說完,沒等眾人反應過來,莫屠就迫不及待的插話說道:

「你能想到的事情劍閣和少林會想不到嗎?但是當年他們為什麼不那樣做?

神骨作為神靈留下來的傳承,本身極其強大,傳承者必然會經歷過一次覺醒,好讓傳承者傳承他們留下來的功法。

那時候整個天地都會有異象而出,天下人都會知道魔骨傳承者的出現,你想隱瞞就能隱瞞的了嗎?

而且你可別忘了,當初劍閣和少林剛開始也是像你這樣想的一樣,想將神骨隱藏起來,滿過天下人。

可是劍骨和佛骨的突然覺醒,讓他們計劃的一切都報廢了,那幾乎滅世般的天地異象,當時我們在昆崙山都能清楚的感受到。」

眾人聞言也皆是點了點頭,他們可以向世人隱瞞魔骨傳人的出世,但那天地異象可不會不出現。

到時候天地異象一出,整個江湖都會知道了他們找到了魔骨傳人,所以閆森所說的方案顯然是無用之功。

而剛剛說話的閆森也是想到了這一點,一時間整張臉上表現的陰沉不定,不甘的開口辯解道:

「我剛剛也是隨口一說,你要是有更好的方案就拿出來讓大家討論討論呀?」

莫屠聞言,臉色頓時冷峻了起來,單手啪的一聲拍在桌子上,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對着閆森怒目道:

「我要是能想出辦法了,還會聽你的餿主意?我只是說你的方法行不通!」

「那你說咱們要怎麼辦吧?」

閆森冷哼了一聲向他問道,又接著說道:

「你可別忘了咱們明教現在可遭受不起朝廷和幾大門派的圍攻,現在不想出辦法來,等到了魔骨覺醒的時候一切都晚了。」

「你問我?我怎麼知道怎麼辦?實在不行就和他們干一場。」

「乾乾干,你就知道干仗,到那時候,整個天下的巔峰強者都會雲集於此,就連教主在世的時候都不敢保證,在他們聯手之後還能安然無恙,

你能幹的過嗎?」

閆森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語氣帶有嘲諷的問道。

莫屠的臉色頓時難堪了起來,剛想要反駁,但卻又發現沒有理由去反駁,只好不甘的問道:

「那你說怎麼辦?就讓我們在這兒等死嗎?」

話落,莫屠垂頭喪氣的又重新坐在椅子上,然後沉默着不再說話,顯然也是拿不出來主意。

閆森見他沉默了起來,也是知道這位的脾氣,便不再問他,而是轉頭朝向楚修陽的方向問道:

「楚老,你說怎麼辦?」

楚修陽看了一眼鋒芒相對的兩人,無奈的撇了撇嘴,顯然對於這兩人的爭鬥,他也是毫無辦法,

緊接着眼中開始露出思索的目光,而閆森看他沒有說話,便也不再繼續問道。

整個房間內又回到了原本的寂靜,每個人都在皺着眉頭思考着。

這時他旁邊坐着的一位灰衣老者,也就是坐在閆森對面的人緩緩起身,面對着大家沉聲說道:

「各位,我有一個辦法,說出來你們討論一下。」

這時,在場的人注意力一下子全集中他身上,楚修陽有些詫異的看了他一眼,連忙道:

「天厭,你快說來聽聽。」

那灰衣老者沖他點了點頭,也不遲疑,道:

這樣好了,咱們不是有魔館嘛!

這魔館是當年天機老人為了尋找魔骨所造的,裏面含有最狂暴猛烈的魔煞之氣,而且還可以吸收世間散落在外的魔氣。

我們可以借住魔館為導體,等魔骨覺醒之後,用聚天魔旗將爆發出來的的魔氣聚齊,傳到另一個人的身上,將其短暫的擁有和魔骨傳人差不多的魔氣。

雖然這種辦法只是暫時的,但還是可以短暫的唬住那些前來圍殺魔骨傳人的高手。」

眾人聽完灰衣老者說完,頓時眼前一亮,內心也是暗贊了一聲,這倒是個好方法。

這樣一來,他們便可以藉助那個人來吸引天下人的視線,暗中保全魔骨傳人,此一套移花接木真是漂亮。

「天厭說的這個方法好,不僅能保全魔骨傳人,而且還可以讓他正大光明的在江湖上行走,不必再顧慮他魔骨傳人的身份!」

閆森在一旁忍不住的說道,表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