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梟之主》[魔梟之主] - 第4章

盧少奇說了這麼多竟然也不嫌口渴,似乎是越說越興奮,臉上微微有些漲紅。

而在他旁邊坐着的段崖也聽的有些入迷,便好奇的問道:

「哦?是哪三個人?竟然能影響如此之久,以至於現在的江湖武林還受其波及?」

盧少奇似乎很滿意他現在的態度,於是也不故作懸疑,接著說道:

「一次是冰骨出世,而他的擁有者曾經憑藉神靈的傳承,稱霸了那時候的武林,

號為冰帝!

在那個時代,無人敢與之爭鋒,他到達巔峰的時候,曾經心一念而冰封天地,甚至連時間都能夠將其短暫的凍結,那時候的他,

號稱要與太陽爭輝!!!

「而他建立的宗門從萬年來,一直傳承至今,也就是現在同是七大宗門之一的冰雪寒天城!

段崖臉上頓時出現了震驚之色,內心更是驚駭至極,以人力抗衡天上的太陽,世上真的有這麼強大的人嗎?

這時候的他別說是想了,怕是連聽都沒聽說過。

在他心裏更是很清楚的明白,哪怕是在前世,高科技再發達也不可能與太陽對抗,哪怕短時間的抗衡也不行。

人終將是人,哪怕人再聰明,創造出更高的科技也始終比不過天上的太陽,也許只有在未來才會有那種可能!

「還有一次是道骨降臨,擁有者被現在的世人尊稱為道祖,那道祖也不甘承讓,以一身的實力同樣獨霸了武林。

他心一念而化abc ,以一氣化三清之術問鼎天下之巔!

而他建立的道教雖然到了現在已經被滅絕了,但是在他那個時代,他傳授下來的道家學術,更是險些將世間的其他諸多武學傳承給盡數滅絕掉!

最後一次出現的名為聖骨,出世在一千年前,而傳承者正是現在的大秦帝國建立者,

姓杜,名為社稷!

杜社稷倔起於微末凡塵之間,卻硬是憑藉聖骨的傳承,僅僅用了不到一百年的時間便到達了世間的巔峰。

由他所致,推翻了當時稱霸數千年天下的大夏帝國,建立了大秦。

那時候的武林宗門根本不敢惹其鋒芒,不僅對朝廷服服帖帖的,每個月還要上供給它,可見那時候大秦的威勢之強!

而大秦帝國一直傳承至今還在延續,就是憑藉著杜社稷在巔峰時候留下來的蘊底。

雖然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千多年,但大秦帝國依就穩壓着武林各大宗門不敢動彈,直到我明教出現了教主,才將其威勢稍稍削弱。」

段崖倒吸一口冷氣,這三位都是些什麼怪物,一位以一己之力,竟然能與天上的太陽爭輝!

另一位則是傳授下來的道家學術差點將世間的武學傳承滅絕掉!

更有甚者的是杜社稷,他留下來的傳承蘊底讓整個大秦帝國震懾了天下武林足足有一千多年的時間,甚至直到現在還壓的整個江湖不敢動彈!

不過震驚歸震驚,此刻段崖的心裏確是異常的興奮。

這個世界遠遠要比他前世要更加精彩熱血,以至於現在,他的體內的熱血已經被點燃,骨子裡的驕傲也開始沸騰起來。

他可是不甘位於人後的主,既然帶着記憶來到了這個世界,肯定不會甘於平庸。

再加上這突如其來的魔骨傳承,他必定要在新世界裏留下一段屬於他的傳奇,成就一番霸業!

盧少奇看到段崖臉上浮出的興奮之色,卻是不由的在一旁嘆了口氣,話語滿是遺憾的說道:

「要是在十幾年前遇見你,恐怕我們明教就要該顛覆整個天下了,而你也必定能夠被載入歷史,流傳萬世之久遠!

不過可惜!可惜你生不逢時啊!

「嗯?這句話怎麼講?什麼叫做生不逢時?」

段崖愣了一下,聽到盧少奇這樣講,他突然從心裏掀起一股不好的預感,於是皺起了眉頭,有些疑惑的問道。

盧少奇臉上滿是惆悵,連語氣都有些低迷的說道:

「其實早在發現你之前,這個江湖上就已經出現了兩位獲得神骨傳承的人,並且現在已經領先你十年的時間了。」

「什麼!

這怎麼可能!!」

段崖神色大驚,從椅子上噌的一下子站了起來,雙眼更是難以置信的盯着盧少奇,語氣驚駭的說道:

「你不是說這個世界萬年才出現過六位神骨的傳承者嗎?怎麼到了如今,神骨出現的如此頻繁!」

盧少奇看着如此激動的段崖,連忙開口解釋道:

「其實整個天下都已經知道最後的三塊神骨會同時現世,而且還有不少人也已經知道了神骨出現的大概時間。

因為在幾百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