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梟之主》[魔梟之主] - 第2章

寬敞的大殿上,一排一排的燭火正在燃燒,將整個空間照的一片光明,彷彿在給原本陰冷壓抑的大殿上,帶來了一絲溫暖。

大殿正**最上方,一座黑色的高高的祭台聳立着,在那黑色祭台最中心的位置,一把銀白色的火柱穿透大殿上方,朝着蒼天扶搖而上,一直到達雲深不知處,讓人看起來就恢弘浩然無比。

那是明教的聖火!

傳聞明教聖火在天地初開之時就誕生與天地之間,乃是天生異火。

異火最下面連接着地下的龍脈,而上面貫通着蒼天的盡頭,能到達永不熄滅的地步,實乃是大自然誕生的神物。

而且聖火能聚集周邊方圓萬里的天地元氣,並且自動將聚齊的元氣用異火淬鍊成精純元氣。

所以在這裡修鍊,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況且聖火更是在明教建立之時就被奉為明教最珍貴的至寶,每一代教主即將隕落時,都會將自身投與聖火當中,與它共存。

聖火不僅能夠聚集天地元氣,還存有着每一代教主的靈魂,它代表着明教的傳承,其珍貴程度不言而喻。

一個身披灰袍,顴骨凹起,精神矍鑠的老者正在祭台下方負手而立。

他雙眼鷹視狼顧般的盯着面前盤坐着一排排的少年,聲音略帶沙啞的對他們教誨道:

「從今天開始,你們便是我聖教的一份子了,加入了我聖教,那便要將我聖教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我聖教之前乃是天下第一宗門,雖然隨着教主隕落,我教不得不暫時蟄伏下來,不過我希望你們以後有實力了,能夠重整聖教,再創我聖教昔日的輝煌!」

那一排排的少年最前方,段崖正盤坐其中,一絲不苟的聽着那老人講話。

在一個月前,他被那位瞎眼老人從雪地里救了起來,那時候的他已經昏迷不醒了,甚至已經進入了假死狀態,不過等他再次醒來時,就已經來到了這個陌生的地方。

經過段崖這一個月的打聽才知道,那個將他救回來的瞎眼老人,則是明教十大魔將之首,

殘目魔將,閆森!

而這裡是被譽為世界之巔的昆崙山,明教的大本營所在之地,被世人稱之為魔窟,而明教則被稱為魔教!

在三十年前,作為江湖七大勢力之首的明教在那個時期可謂是魔焰滔天,整個江湖都臣服於它的魔威之下,已經到了無人敢反抗的地步。

提起明教,整個天下沒有人敢對其有絲毫的不敬,那也是他們最輝煌的時刻。

明教教主蕭天邪還在的時候,在整個江湖中,無論少林的方丈,還是道宗的天師,亦或者是劍閣的劍聖,都被他壓的抬不起頭來,躲在宗門裏面,不敢邁出去半步,可見其威勢一般。

雖然現在的明教落魄了,名聲更是到達了人人喊打的地步,但段崖卻很樂意加入其中,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只要有實力,他才不會在乎那麼多。

如果不是閆森救他回來,他早已經被嚴寒凍死在街上,恐怕連給他收屍的人都沒有。

況且他也沒有選擇了,既然來到了這裡,要麼加入明教,要麼就是死!

在這個年頭能活着已經不容易了。

「現在老夫傳你們我聖教的內功心法「魔心決」,希望你們能好好修鍊,好好領會。」

那老者高聲的說道,他的聲音夾雜着一絲內力,一下子就清楚的傳到了每一個少年的腦海里。

魔心決是明教最基礎的內功心法,主要是為了他們以後學習更高深的明教典籍打下基礎。

在場的少年連忙盤坐下來,側耳閉目開始修鍊起來。

段崖也是閉目養神,理解着傳到自己腦海里的心法,以他的天賦,不過半刻時間便記住了。

「果然是最基本的心法,整篇文章連一千字都不到,比之我段家的「浩瀚心決」更是差之千里!」

段崖心裏所想着,身體卻絲毫不敢放鬆,雙手連忙結印,不過他並沒有修鍊那老人傳給他的心法,而是運轉着浩瀚心決開始修鍊。

浩瀚心決主修的是精純元氣,這門功法就是將天地間流散的元氣以最快的速度聚集到一起,到達一種相當可觀的程度,然後再壓縮過濾掉那些參差不齊的元氣,始其化為最精純的元氣供主人修鍊吸收。

浩瀚原本就代表着宏大、繁多的意思,這本功法取名浩瀚心決,其效果就是來源於此。

大殿上突然出現一股比之其他少年更加強悍不知多少倍的吸力,從段崖身上爆發而出,無情的掠奪着大殿上的天地元氣。

那些在他周圍正在苦苦記憶着的幾個少年被他突然打斷,望着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