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留碑》[莫留碑] - 第9章 熟人局?

陸曦光顧着看鳳仙,沒來得及注意腳下的路,直挺挺撞上了剛準備出花樓的人。

陸曦捂着頭,從腳往上打量着,面前的人錦衣華服,黑色白底朝天靴,霧紫色的錦緞上綉着四爪張揚的蟒袍。腰間紳帶上四邊都加以緣飾,側邊扣着一塊看起來就價值不菲的玉佩。

慢着,蟒袍!王爺?

陸曦一個抬頭,就見面前的人十分眼熟。

……

???!!!

「謝國慶???!!!」

聽到她的叫喚,面前人連忙捂住了她的嘴直接把人帶到懷裡一路拉她進了花樓裏面,直奔到二樓雅間。

兩個人一路橫衝直撞上到二樓,老鴇看到後連忙跟在後面「呦~謝世子……您這是……換口味了?」

謝國慶直接伸手進衣兜掏出一錠金子丟了過去「別跟着。」

老鴇一副瞭然的表情,扭着腰轉身下了樓揮了揮手招呼道「姑娘們,這兩位……公子另有打算了,咱們就別去打擾了。」

……

陸曦聽着老鴇的話覺得哪裡怪怪的,又不好直接問出口。

老謝一副十分熟門熟路的把人帶到了自己的房間,直接把人一丟反鎖上了房門。

陸曦差點摔倒,回過身直接扯住謝國慶的衣領問道:

「你也穿越過來了?什麼時候的事?你都在做什麼?你怎麼不來找我?」

謝國慶握住面前人的手腕從把手自己身上拿下來「你先鬆開,慢慢問,我慢慢跟你說。」

等到陸曦鬆開手,謝國慶直接走到桌子旁倒了一杯茶給人遞了過去「先喝口茶,慢慢來不着急。」

陸曦喝了口茶,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人,頭戴紫金冠,身着淡紫色蟒袍,嘖嘖嘖,別說哈,看起來真的人模狗樣的。

又打量了一下房間的裝修,不由咋舌:我的天吶!這也太豪橫了吧!

只見房內雲頂檀木作梁,周圍七彩琉璃燈籠為燈,玉珠為簾幕,柱礎在鍍了一層金。

一進門看到的由檀木打造出的八仙桌上放着金足樽、翡翠盤,上面擺滿了精緻可口的飯菜。

大殿四周裝飾着爭奇鬥豔的鮮花,香味撲鼻奪人眼球。

往裡走去,殿內的金漆雕鷹的寶座上台基上點起的熏香,煙霧繚繞,金黃的琉璃桌在陽光下閃耀着耀眼的光芒。

六尺寬的沉香木闊床邊懸着一對雙螭龍戲珠白銅帳鉤帳上掛着鮫紗帳,風起綃動輕柔曼妙。榻上設着金絲軟枕,鋪着軟

紈蠶冰簟,疊着玉帶疊羅衾。殿中寶頂上懸着一顆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輝。

謝國慶看着前面人瞠目結舌的樣子,弔兒郎當走到陸曦面前插着個腰,一臉驕傲的說道:「喜歡嗎?喜歡都拿去!」

陸曦驚悚的看着前面的人「你發達了?」

謝國慶擺了擺手,開始自報家門:

「我乃名震天下,才華橫溢學富五車,才高八鬥風流倜儻的天下第一帥哥——謝嘉慶!」

陸曦聽到後十分驚訝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嚯!你就是那個大名鼎鼎的敗家紈絝世子?」

「什麼叫敗家紈絝世子?」謝國慶不服氣的反駁道「我明明是風流倜儻,英俊瀟洒,氣宇軒昂,舉世無雙的紈絝世子!」

「呵呵,你這話我沒法接。」

……

「阿曦,你要明白。」

「嗯哼?」

「這是在古代。」

「嗯哼。」

「我比你身份高許多。」

「嗯哼!」

「可以把你抓去地牢嚴刑拷打還不會坐牢。」

……

「哇哦,您真棒!果然是風流倜儻,玉樹臨風,英俊瀟洒貌若潘安,金尊玉貴的謝世子!」

陸曦在心裏默默告訴自己,忍一忍,小不忍則亂大謀,識時務者為俊傑,大丈夫能屈能伸,世間為男子與小人難養也,不跟他計較!

謝國慶滿意的點了點頭「那當然!我這身份,不錯吧!」

陸曦皮笑肉不笑的敷衍着「好棒棒哦!你最厲害了!對了,你還沒回答我,你怎麼穿過來的?」

「啊對!還不是你,那天在你家跟你們喝完酒,喝多了我醒來就到這裡了。」

……

陸曦抽了抽嘴角「還真是……巧合啊。」

「你也是?」

「嗯哼!」

「那其他人呢?」

「我怎麼知道。」

謝國慶沉思了一番說道「我還懷疑一件事情,老王也穿越過來了。」

???

陸曦瞪大個眼睛十分驚訝的問道「為什麼?你怎麼知道?」

謝國慶把她往前拽了拽,左顧右盼了一番壓低聲音說道「你知道皇上叫什麼名字嗎?」

陸曦奇怪的說道「我怎麼知道他叫什麼,我天天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

謝國慶神秘兮兮的往前湊了湊,陸曦反手一巴掌拍了過去「你離我遠點。」

……

謝國慶瞪了她一眼接著說道「叫王昭澤。」

陸曦想了想「王昭澤?王紹澤?」

謝國慶點了點頭循序漸進的引導着「是啊!是不是很像?」

陸曦點了點頭「慢着!你懷疑他也穿越過來了,而且還成為了皇上?」

謝國慶點了點頭「很恐怖是不是?萬一……」

「為什麼他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