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主角又又又覺醒了》[快穿:主角又又又覺醒了] - 第6章 落魄千金復仇記(六)(2)

是一個只有名義沒有實權的虛職罷了。

說到這小陳小心翼翼的張望了一下四周,靠近曲唯悄悄說道:林姐,我跟你說你千萬不要告訴別人啊,財務副總跟咱們謝總有一腿。

曲唯震驚了一下,謝辰煒竟然還幹了這種事,蘇雅希知道嗎?

肯定不知道,要是知道了肯定早把謝辰煒給踹了。

曲唯慎重點了點頭,放心,我肯定不會說出去的。

林姐,我可真佩服你,年紀輕輕就坐上了副總的位置。小陳一臉敬佩地仰慕着曲唯。

呃…其實我是靠爸上位…我是我爸派下來鍛煉的。曲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然後就看見小陳的面孔一瞬間驚恐,那那那我剛才說的…他聲音越來越小。

別擔心,你可幫了我大忙,小陳,姐看你有潛力,只要你以後乖乖聽姐的話,姐保證以後不會虧待你的。曲唯語重心長地說,輕輕拍了拍小陳的肩膀。

小陳小雞啄米似的點頭,在一副彷彿還沒緩過來的樣子下,機械般的走開了。

別忘了告訴大家領咖啡。曲唯出聲提醒了一下。

看樣子財務副總是謝辰煒的人,這裏面肯定有貓膩,說不定問題就是出在資金鏈上。

回到辦公室的時候,謝辰煒已經回來了,正在辦公室里打着電話,看見她進來之後便對電話那頭告了別。

玥兒回來了,去哪玩去了?

下去喝了杯咖啡,倒是你跟誰打電話呢,笑的那麼開心。

曲唯順着沙發坐下,胳膊肘靠在沙發一側,撐着下巴好奇的問謝辰煒。

一個客戶。謝辰煒神態自若的回答。

奧,好吧。曲唯若無其事的點了點頭,沒有繼續追問下去,辰煒,能

把胡秘書叫進來一下嗎?

叫她做什麼,有什麼事直接問我就行。謝辰煒不解的問。

我想要近兩年公司財務賬單。

謝辰煒聽完一怔,然後坐正了雙手交叉放在桌子上,你要那個做什麼,有些可都是公司機密,不能隨隨便便交給你。

他的語氣中帶着否決。

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公司的盈虧狀況而已。

不行。

那我就去管我爹爹要!

玥兒!

見曲唯一臉堅定,他緩下來語氣:你真的要看嗎,非常多,到時候你別等人家送過來又不要了。

不會的。

謝辰煒終究是妥協了,他不情不願的撥通了電話:胡秘書,告訴財務副總監,叫人把這兩年財務報告送過來,告訴她林小姐要看。

望着布滿整個桌子的財務報告,曲唯也是頭疼,一臉糾結。

你看,這麼多,看完也沒什麼用,我直接告訴你公司這兩年賺了很多。你也別折騰自己了,累壞了我的寶貝兒我會心疼的。

沒關係,謝謝辰煒,你對我真好!

由於曲唯低下頭所以沒看到臉色完全冷下來的謝辰煒。

她隨意整理一下鋪蓋在桌面上的文件報告便進入了閱讀模式。

看了幾件過後,她活動了一下脖頸,抬頭就對上了謝辰煒晦澀不明的目光,他一動也不動眼睛一眨也不眨地就那麼看着她,也不知到底這麼盯着她看了多久。

謝辰煒的目光中隱隱約約透着瘋狂和試探,夕陽照在他身上並沒有營造出暖洋洋的氛圍,反而讓他的面容泛着冰冷和瘮人。

怎麼一直看着我?被我的美貌迷住了嗎?曲唯不明所以的摸了摸自己的臉,嬉笑道。

謝辰煒並沒有回答她,只是面無表情地問:怎麼樣,發現什麼了嗎?

嗯,你說的對,公司這兩年賺了好多錢誒。她語氣激動。

謝辰煒聽完彷彿鬆了一口氣,果然是個廢物,自己到底怎麼了,剛剛還擔心那麼久。

他笑的十分愉悅,玥兒真棒,這麼複雜都能看懂。他低頭看了一眼手錶,不早了,獎勵你,今天請你吃大餐。

啊!今晚我爸媽叫我回家吃,能不能明天。曲唯委屈巴巴,眼神中滿是遺憾。

好好好。明天—,話還沒說完,他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他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曲唯,然後走到一旁接聽。

曲唯也沒興趣知道到底是誰給他打的電話,除了客戶就是蘇雅希,看看這下班的點,多半就是蘇雅希了。

她一邊整理着沒閱讀過的資料一邊想着事情。

看了部分文件,她已經基本確認現在的公司就是一個空殼子。

現有的資金根本不夠繼續支撐謝辰煒手上的這個大項目,只要項目完全運轉起來,資金鏈就會供應不上,到時候公司就會出現危機,隨之破產。

目前只有兩個辦法,一種是馬上停掉這個項目。

還有一種就是尋找信賴穩定且實力強勝的合作夥伴給予資金幫助。

如果用第一種辦法的話,項目是停了,公司也中看不中用了,所以最後來看只能實行第二種選擇。

這讓她去哪找啊!曲唯現在只覺得撓心撓肺的,現在這種情況如果告訴林父那肯定要氣出個好歹。

玥兒,正好今晚我有個客戶要陪,明天再請你吃飯。掛了電話,謝辰煒向曲唯說明一下,你也早點回去吧。然後拿起衣服就直接走了。

如果眼神里的怒意能夠傷人,謝辰煒的背影早就被曲唯給射成了馬蜂窩。

要不是這個攪屎棍,說不定她在其他世界正快活着呢!

包包,我是不是挺廢物的。曲唯失落的癱坐在座位上,雙手捂着臉。

我感覺這個任務完不成了,我現在人生地不熟的,上哪去找商業大頭去,你替我跟原主說聲抱歉,找其他執行者來幫助她吧。

越說曲唯覺得越傷心,她好不容易找到活下來的機會,現在看來也只是在苟延殘喘着罷了。

小唯唯你這是怎麼了,快點振作起來,大家都是這樣經歷過來的,你以為你的任務很難嗎?你是沒見過第一個世界就是喪屍危機的吧,你也沒見過第一個任務就是在靈異鬼怪,怪物縱橫的世界打怪獸的吧?

曲唯震驚了,這麼一對比,她好像真是無比幸運啊!

說實話你這已經是任務世界中最最輕鬆簡單的復仇類型,主神大大見你可憐特意給你選的簡單本,你就知足吧!一切都是你把這件事情想的太複雜了,誰說你不認識商業大頭的,那個什麼郁以聞,郁氏可不只是商業大頭,人家都商業巨鱷了。包包苦口婆心的安慰着曲唯。

郁以聞!

曲唯一下子好像頓悟了,對啊!我怎麼把他都給忘了,包包你真是我的大福包,么么么。

走咯,包包我們回家吃飯去嘍。

你剛才都是裝的吧!

曲唯告訴胡秘書把賬單都給收了之後就回家了。

傍晚,曲唯左思右想,終於下定好了一個決心,她躺在床上,打開了微信,發了一條消息給謝辰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