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主角又又又覺醒了》[快穿:主角又又又覺醒了] - 第5章 落魄千金復仇記(五)

曲唯點了點頭,「咱們確實不認識,不過我也確實是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說,你先讓我好好組織一下語言。」

該用怎樣的話語才能委婉而又不唐突的告訴郁以聞他被下藥了。

如果直接說,恐怕不太行,對方肯定要追問一大堆,她也不好解釋。

絞盡老汁地想着,突然她靈光一閃,有了!

她粲然一笑,食指和大拇指捏起來點了點。

其實,我會一點點算命技巧。我看你印堂恍恍惚惚有有泛黑之色,目光隱隱約約有迷離之意,說明你的身體此時應該處於一種不健康狀態,我建議你立刻去醫院體檢一下,錯過了最好的診時機小心後悔。當然如果你要是問我為什麼特意跟你說這些,那是因為我看你合我眼緣,免費為你算上一卦。

曲唯眼神清澈又誠懇的看着郁以聞的眼睛,語氣十分認真。

但是沒人知道曲唯其實此刻內心惴惴不安,她到底在說些什麼啊,真是離譜到家了,要是郁以聞真的信了她的鬼話,那就肯定是腦子有問題了。

聽完曲唯一席話之後,郁以聞覺得十分匪夷所思,他雙眼一眯仔仔細細地觀察着曲唯的表情,好似在尋找一絲破綻。

隨後好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似的短促笑了兩聲,他眼神淡漠的看着曲唯,嘴角一勾,微微俯身在曲唯耳邊低語:小姐你的搭訕方式真的很獨特。

曲唯愣了一下,膛目結舌地看着他。

這人有毛病吧?

不是,你好像誤解了什麼,我真的在提醒你,你最好現在去醫院檢查一下身體,不然一會兒真的來不及了。曲唯有點不耐煩了。

哦?那真是可惜了,不過我怎麼知道你不是在耍我,還有我相信科學。郁以聞直起身子打算離開。

難道郁以聞就完全不懷疑一下她突如其來說的這些話嗎?

果然人的思維交流很難搭在同一條線上啊。

曲唯在心中有氣無力地對包包吐槽:他到底是心大還是傻啊。

顏值高嗎,智商換的。包包抓住一切機會開始吐酸水。

算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早知道最後還是要告訴他真相,就不浪費她那麼多腦力編造故事了。

你被下藥了。曲唯直接明了。

郁以聞嘴角那一抹笑容僵在了臉上,他轉過身眼神晦暗不明的看着曲唯。

後者無奈地攤了攤手。

你喝的那杯酒里被人下了葯,如果你再不去醫院的話,就來不及了。不要問我為什麼知道。我也不會告訴你,再見嘍。

說完,曲唯眨巴眨巴手,向郁以聞告別。

沒走兩步,她的步伐就被郁以聞制止住了。

看着被拽住的胳膊,她抬頭不理解的瞅着郁以聞:還有什麼事嗎?

郁以聞一手拽着曲唯的胳膊,一手撥通了電話,交代了幾句,掛了電話後便放開了手,微微向後靠在了牆上。

他不緊不慢地開口:先別急着走啊,咱們的事還沒聊完呢。

郁以聞已經恢復了平常表情,聽不出什麼語氣,嘴角掛起的淺笑十分優雅卻又隱隱約約透露出危險的意味。

曲唯一愣,還有什麼沒聊完嗎?

想了想她又繼續道:別告訴我,郁先生你想恩將仇報。

曲唯警惕的看着郁以聞,時刻防備着四周。

據她多年的肥皂劇經驗,這種時候有可能會突然衝出一波人將她打暈並關到小黑屋,再由郁以聞來審訊,結束後她也狗帶了。

郁以聞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是一直帶着探究的目光看着她。

這種場面好奇怪,曲唯被盯得有點發毛。

她有點後悔了。

包包?包包!我現在要怎麼辦?郁以聞他想幹什麼?曲唯問。

讓你多管閑事,看見帥哥就想着英雄救美,人家什麼實力你什麼實力你還不清楚嗎,沒事,十八年後你又是一條好漢。包包悠哉的語氣在曲唯腦海中想起。

壞包包,你個落井下石的臭包包。她欲哭無淚。

沒過多久,昏暗的走廊里響起了一陣腳步聲,緊接着她就看到了兩個身穿西裝的壯漢。

他們恭恭敬敬地對着郁以聞微微彎了一下腰:郁先生。

郁以聞衝著曲唯抬了抬下巴,倆壯漢收到指令就要作勢過來一邊一個拎着曲唯的胳膊。

誒,大哥,不麻煩你們了,我自己走。她對着倆壯漢露齒一笑。

然後,她就被帶到了郁以聞的車上。

曲唯欲哭無淚,原來電視劇里演的都是真的,她以後再也不吐槽了。

她的腦子飛速運轉,思考着接下來要怎麼辦。

怎麼辦?神擋殺神,佛擋殺佛,見招拆招。

每錯,順勢而為,看臉色行事,小女子能屈能伸。

儘管曲唯內心情緒複雜,但是卻始終是一臉從容的樣子。

小姐貴姓?

郁以聞懶散的聲音打破了車內的寂靜。

姓林。

那麼林小姐,能否告訴我你是怎麼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