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主角又又又覺醒了》[快穿:主角又又又覺醒了] - 第10章 落魄千金復仇記(十)

千金第十章

車子開到了郁以聞的住處。

郁以聞把曲唯放到了床上,仔細地安置好她以後打算離開。

誰知曲唯伸手一摟便環抱住了郁以聞的脖子,讓稍微直起來一點身的郁以聞措不及防的又彎了下去。

郁先生,你怎麼在這,嘿嘿嘿。

曲唯這時睜開眼傻笑地看着他。

閉嘴,睡覺!

看着一臉痴漢模樣的曲唯,郁以聞語氣中帶着嫌棄,清醒的時候就不聰明,喝醉了之後更是蠢的讓人想狠狠地欺負。

曲唯用力一拽,就把郁以聞拽到眼前,四目相對,一個眼中含着詫異,一個眼中含着得意。

她輕輕仰頭靠了過去,吧唧一口親在了郁以聞的臉頰上,末了還舔了一下嘴唇彷彿在享受郁以聞的味道。

皮膚還挺細膩。曲唯在心裏默默讚歎。

郁以聞一怔,隨即一臉震驚地看着曲唯,半天沒反應過來。

晚安吻,今天還沒有說晚安,嘻嘻

她收回了胳膊放開了郁以聞,一副累極了的樣子,轉過身就睡了過去。只留下了正摸着自己被親的臉頰的郁以聞。

林玥兒…這是什麼意思?

他一臉思索,眼神充滿侵略性地看着曲唯。

一時之間,房間里的氣氛詭異。

被看了許久,曲唯突然感覺很煎熬,她現在就像一塊案板上的豬肉,被身後人用刺人的目光將她從頭到尾的一遍遍打量。

完蛋了…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真不該這麼激進。

顯然她已經基本確認郁以聞對她有點意思,這對她來說簡直是一個巨大好消息。

只要把郁以聞搞到手,別說合作了,整個郁氏集團都不在話下。

要想關係進展,就必須捅破曖昧這層紙。不過郁以聞整天一張臭屁臉,時不時以逗她欺負她為樂趣,肯定指望不上,只能她來主動出擊。

難…真難啊。別剛才一不小心把人家現有的好感給自己折騰沒了,真是大意了,萬一郁以聞不喜歡這種套路,那她剛剛不是就已經斷送了自己大好前程了。

曲唯那叫一個追悔莫及,腦海里開始惡補各種結果。

好在郁以聞收回了打量的目光,給曲唯蓋好被子,關了燈之後就出去了。

他給我蓋被子了!他沒生氣!

曲唯不禁在心中吐槽果然男人都喜歡這種快節奏套路。

夜深人靜,而曲唯怎麼也睡不着。

———

曲唯起床時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她看了看時間,到了飯點了。

直起身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看着陌生的房間,曲唯突然想起一本她看過的小說中的一段描寫:她醒來時,人早已離去,但是空氣中到處瀰漫著他的氣息,他的枕頭他的被子甚至房間里的各個角落都充斥着他的味道…

郁以聞的味道…她突然很好奇。

可惡,以前怎麼沒有注意呢?

不過郁以聞看着也不像那些臭男生,氣味一定很好聞吧!

掙扎了兩秒後,曲唯抓起被子將鼻子緩緩地靠近,深深吸了一口…嗯,是蟎蟲被曬死的氣味。

郁以聞進來的時候就恰好看到曲唯正一臉色氣地吸被子的一幕,不禁詫異的挑起了眉毛。

你在幹什麼?他語氣怪異地問道。

一下子,曲唯僵住了,熱氣直衝大腦,她僵硬地抬起了頭,臉頰上布滿了詭異的紅暈,只見她羞惱地說:你怎麼能隨隨便便進我房間呢,不知道要先敲門嗎?

郁以聞被曲唯無理取鬧的話語給氣笑了:你的房間?我聰明的林小姐,先搞清楚好不好,這裡是我家,我想進哪兒就進哪兒,怎麼,有意見?

一時間曲唯竟無話可說,只好乾巴巴地說:那你也不能隨隨便便不敲門就進一個女孩子的房間啊。

我敲了。

嗯?我怎麼不知道?她語氣驚訝,隨後又否定道:不對,這也不能成為你直接進來的理由。

郁以聞一臉忍無可忍:這都幾點了,我過來看你還活沒活着,你要是再不醒,我就直接叫救護車了。

末了再加上一句:豬都醒了,你還沒醒。

曲唯麻木地看着他,也不知道這是在挖苦豬呢還是在罵她。

她轉過頭偷偷地翻了個白眼,小聲嘟囔:說的跟你好像很了解豬的作息時間似的。

呵。只見郁以聞突然嗤笑一聲,然後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我無所不知無所不曉。

曲唯一噎,不敢相信這麼中二的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