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反殺後她黑化了》[快穿之反殺後她黑化了] - 第10章 人心難測

「尊稱你可以不用叫,大家就跟平常人那樣就行了。」其實對於叫什麼,時唯一也不怎麼在乎,但也不能太難聽就是了。

忽然想到了什麼,時唯一不得跟顧如雲提醒一下。

「對了,我在餐廳見到了一名男子,我沒有你的記憶,也不知道那個男子是誰,但我覺得那個人腦子有點問題。」時唯一知道這樣說別人不好,但她真的是這樣覺得。

「也可能是我跟那個男子不合,所以我懟了那個男子好幾次,每次被懟我都看到他臉色特別不好看,我想他過後估計會在心裏怨恨着你了。」

時唯一為了讓顧如雲能夠知道是誰,還把那名男子的模樣幻化了出來:「你看我,就是這個模樣的男子,你跟他是什麼關係?」

看到時唯一變換成她說的那個男子的模樣,顧如雲也清楚的知道是誰了。

「他啊!沒事,你儘管懟吧!我跟這個人不是很熟,只是見過幾次面的學長。」

「這個學長也不知道是有什麼誤會,一直都以為我喜歡他,其實他真的是想多了。就他那樣根本就不是我喜歡的類型,而且我也跟對方解釋過,但這位學長好像都聽不懂。」

說到這些的時候,顧如雲也是很無奈,也不知道那個學長是怎麼想的,反正顧如雲覺得時唯一說他有病,好像還真的有點那個大病。

只是教養讓她不會輕易的當著別人的面說話太難聽的話。

知道對方只是顧如雲的學長,而且還沒有見過幾次面,時唯一就放心了。

她就怕兩人有什麼不一樣的關係,然後因為我的那一懟,結果讓兩人感情有裂,到時候她就真的是罪過了。

俗話都說,寧拆十座廟,不拆一樁婚。

在解決完顧如雲跟那名男子的事情時,時唯一對系統的艾特也在進行着。

「系統,出來!原主剛剛有問題要問,你給對方解答一下。原主問:她需要怎麼報答我們?」

被時唯一艾特的系統,出來了。

「我不是很清楚,隨便吧!我看其他系統收取心愿者的代價不是功德就是靈魂之力什麼的,還有運氣的也有,要不我們也搞這些?」

時唯一覺得這樣不怎麼好,所以不是很贊同。

「跟別人一樣的還是算了吧!我們要有屬於自己的特色,而且我覺得搞收取心愿者的什麼功德,靈魂之力,運氣,這些對原主的下輩子投胎轉世有些不好。」

一個人的功德,靈魂力,運氣,一輩子就只有那麼點,要是這輩子都用完了,下輩子會過得比這輩子還不如,那這些心愿者的心愿意義何在?

每個人的下一輩子會過得如何,都是跟上輩子有着密切關聯的。

別看兩者看着似乎沒有關係,但表面上越看沒有關係的事,實則牽扯越大。

這是一種名為因果的關係,一旦沾染了,就很難搞,如果搞不好會一直牽扯不清,特別麻煩。

只有將因果斬斷,才能夠獨善其身。但因果這東西,又不是你說斬斷就真的能夠完全斬斷的。

系統以前也沒綁定過其他人做任務,在沒有綁定人之前,它都是只能夠聽其他系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