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龍爸》[絕世龍爸] - 第3章 你真的是我爸嗎?(2)

猛然間恢復呼吸的他,大口的喘了兩口,背後傳來的劇痛讓他的臉再次憋得青紫,渾身抽搐起來……
龍嘯天彎下腰,伸手甩了他幾個耳光,「我女兒在哪?!」
說完,將手伸到他後背,手掌順着脊柱一捋,拇指和中指飛快的一捏。
齊海濤就覺得那蝕骨的劇痛猛然消失。
「呵啊!呵啊!~」
他開始猛烈的大口吸氣,漸漸恢復了平靜。
隨後,齊海濤只是恨恨的盯着他,緊咬着嘴唇,一言不發。
龍嘯天抬手作勢伸向他的脊椎骨。
齊海濤急忙驚恐萬分地抬手指向一個黑暗的角落。
龍嘯天天扭頭一看,頓時,眼神中燃起熊熊怒火,一陣超強勁的威壓席捲了整個房間,所有人都被壓得抬不起頭來。
體質較弱的個別人,嘴角滲出了一絲鮮血……
龍嘯天緩緩站起身來,連看沒再看齊海濤一眼,一邊走向琪琪,一邊冷聲道:「問出親手殺死我老爸的人是誰,送他上路!」
他的話音剛落,隨之而來的是鋪面而來的強勢威壓,壓得眾人抬不起頭來,他滿是戾氣的眼神更是沒人敢去交織匯碰。
隨着幾聲慘叫,齊海濤說出『曼巴狂蛇』四個字後,沙莎扯斷他的脊椎骨。
此刻,龍嘯天已經收回威壓,兩手垂在體側,耳邊傳來齊海濤臨死最後道出的『曼巴狂蛇』,他猛然渾身一震。
『是柳家家主柳嫣然那個妖女!!』
『果然是天下最毒婦人心!當年我老爸對她們柳家有提攜之恩,竟然是她下的毒手,她如何下得去手啊!?』
『不!她不是人,她是黑了心的妖女!』
『曼巴狂蛇,你等着,我要讓你也嘗嘗被家奴痛下殺手的滋味兒!』
……
想到這裡,龍嘯天嘴角勾起一彎冷笑的弧度。
隨即看向角落裡的琪琪。
此刻,他眼裡只有琪琪,那是自己的女兒啊!
此時的白冰定定的看着他。
猛然發現眼前的龍嘯天是那麼的陌生。
他的臉上沒有一絲六年前的青澀。
更沒有了那份稚嫩的陽光味道。
臉上滿滿的滄桑,看向琪琪的眼神中,滿滿都是愧疚與虧欠。
極盡的溫柔浸滿眼底,卻又有一絲殺人戾氣若隱若現。
白冰內心深處泛起一絲疑惑,『這麼多年他去了哪裡?經歷了什麼?』
「這是何方神聖啊?」隨着一道問話響起,罩着山城市地下勢力的賀春鵬走了出來。
他是當年參與滅了龍家滿門的賀家家主賀春雨的弟弟。
雖說當年他沒有直接參与,卻也在背後出力不少,畢竟,當年他手下二萬多小弟,在那一天全部聽令於賀春雨。
賀春鵬衝著龍嘯天微微一笑,「你連齊氏葯業集團的大少爺都敢殺,你攤上大事了!誰特么給你的勇氣來這搗亂?」
此刻的龍嘯天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愧疚的看着白冰和琪琪。
「這小子失蹤這幾年,膽子倒是練大了!竟敢殺了齊大公子。

「這下,真攤上大事了……」
躲在牆邊的人們小聲議論着,卻因為恐懼突然出現的瘟神賀春鵬,而極力地壓低聲音,他可是名副其實的殺人不眨眼啊!
一個小嘍啰湊上前,對着賀春鵬耳語一番。
賀春鵬頓時一愣,隨即仔細的打量起龍嘯天來。
龍嘯天根本沒理會賀春鵬的問話。
在他眼裡,賀春鵬這種角色就像一粒漂浮的灰塵,一粒撫手可滅的灰塵而已。
他徑直走過去,伸手拽出琪琪嘴裏塞着的布,解開繩索,將一臉笑容的她抱進懷裡,摸索着兩隻小胳膊上的勒痕,淚水不停地流滴在她小小的衣襟上。
縱是陣地腥風血雨飄散,屍橫遍野,他也不曾落下一滴清淚,然而此刻,他卻無法忍住內心那撕裂般的疼痛。
他虧欠白冰和琪琪的太多太多,無法用語言來表達他此時的愧疚,唯有斷線般的淚水灑落衣襟……
「你真的是我的爸爸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