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龍爸》[絕世龍爸] - 第3章 你真的是我爸嗎?

「嘶~哎呀!?!白家大小姐生下的小野種是這個傢伙的孩子呀!?還以為他早就死翹翹了呢!今天終於露頭了。

「也不好說,也有可能是冒充龍嘯天,以此為借口來砸場子……」
「卧槽!真有不怕死的存在啊!這可是齊氏集團的場子啊!竟然有人敢來砸!??」
「連齊大少爺都敢惹,真是……」
「唉~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這特么是嫌命長啊!」
此時此刻的白冰愣愣地看着龍嘯天。
雖說六年過去了,白冰對他那純凈無邪的眼神卻是刻骨銘心。
她望向龍嘯天的眼神中有震驚,有不解,有疑惑,更有滿臉的興奮一閃而過。
淚水無聲的滑落臉頰……
倔強的白冰跌跌撞撞的掙扎到現在,就是因為她堅信,龍嘯天終有一天會踏着七彩祥雲回來。
然,一個弱女子帶着一個女兒一路走來,其中的坎坎坷坷,伴隨着的風言風語是多麼的扎心。
此中滋味,唯有親歷者才能體會得到。
那種無助,那種遍體鱗傷的痛,那種迎着寒風凜冽前進,卻沒有片縷遮風的無助,是何等的悲慘。
此刻的白冰,內心被突然出現的龍嘯天撕扯得亂七八糟……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此時的龍嘯天已非彼時的龍嘯天,而是龍國唯一的五星軍帥!
『這個混蛋消失了將近六年,我被痛苦煎熬了六年!琪琪都五歲了!』
心裏想到這些,白冰看着他的眼神中,突然充滿了恨意。
然而,其中卻隱藏着更多的是喜悅,是他活着的喜悅,是他真的回來了的驚喜。
『龍嘯天,我就知道你不會死!你欠我的太多了,我要你用一輩子來償還!』
心裏念叨完這一句,淚水順着她絕美的臉龐滾滾而落……
「哎呀我艹!還真的是龍家餘孽啊!好!天堂有路你不走,我就送你入地獄!」齊海濤暴喝一聲,「殺一個賞五十萬!上!」
此言一出,那幾個亂色雜毛小夥子揮舞着手裡的砍刀、棒球棍,直接沖向門口的龍嘯天。
「哄~」
躲在牆邊的眾人發出一陣驚呼,再次往台邊一側逃躲着,剎那間,門口位置全部空了出來。
龍嘯天只是背着手,冷冷地盯着齊海濤。
沙莎雙眸猛然閃過一抹徹骨的殺氣,踏前兩步,直接出手了。
「砰!砰!」
「啊!啊~」
「咔嚓!啪啪!」
「哎呀!哎呀~」
一陣混戰過後,十幾個人全部躺在地上,捂着胳膊狂叫的、摟着腿翻滾不停的,現場一片血跡斑斑。
齊海濤也被沙莎打倒在地,一條胳膊被打斷。
他是個滾刀肉,滿臉黑黲黲的橫肉不停的顫抖着,豆大的汗珠了滾落額頭,硬是咬着牙不哼一聲。
另一隻胳膊拄着地,兩眼冒着凶光道:「煞筆娘們兒!我艹你姥姥!替一個喪家之犬出手!你特么腦子進屎啦?!我特么滅你滿門……」
沙莎還要衝上去接着揍他,卻被龍嘯天一把拉住。
龍嘯天低聲道:「我親自動手!」
此時的龍嘯天還不知道琪琪在哪裡,他急着找到自己的女兒。
這種似火的煎熬讓他瞬間變成一頭狂躁的怒獅。
『齊海濤,我就用你的血來祭旗,來祭我歸來複仇的大旗!』
『也算是我千里復仇之路的第一步!』
想到這裡,他彎腰伸手一薅小齊海濤的脖領子,直接將他提了起來。
齊海濤兩條小短腿亂踢着,臉瞬間憋成青紫色。
「沒嘗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兒吧?!」
「咚!」
「嘎巴!」
龍嘯天一個直拳轟在齊海濤肚子上。
「嘶~啪!」
隨着一聲清脆的骨折,齊海濤的後背衣衫爆烈出一個拳頭大的破洞,脊梁骨被硬生生震斷而凸出後背。
龍嘯天順手一扔。
「撲通!」
齊海濤就像一個裝滿泥土的漆黑麻袋,癱摔在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