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釣系頂流夠野夠撩還咬人》[救命!釣系頂流夠野夠撩還咬人] - 第6章 來自奶狗學弟的鎮煞項鏈

溫瀾回頭,看到面色乖巧的祁淵,穿着件白色衛衣站在他們身後。

額前的碎蓋看起來軟軟又蓬鬆,應該是剛洗完澡出來散步。

公園來往的行人不少,路燈下,潮濕的地面影影綽綽。

「我們在找一個老人。」溫瀾轉述一遍對方的外貌特徵,問,「你有見過嗎?」

溫瀾是沒報太大希望的,卻沒想到祁淵點了點頭。

「見過。」

語落,兩雙亮晶晶的眼睛唰朝他射來。

「但他今天沒來,你們可以明天再來試試。」

溫瀾眼皮跳了跳,明……明天?

陳正那家子現在是等得起了,可她等不起啊!

書包里的那傢伙已經開始不老實了,再拖下去,倒霉的人就是她了。

溫瀾是背着陳正站的,所以她的小表情對方並不知道,只不過這一切卻被祁淵看在眼裡。

他越過溫瀾目光停在她的玫紅色書包,「你們是想找他幫忙處理書包里的髒東西。」

溫瀾眼睛又亮了起來,疏離的態度削減大半,「你能看見?」

祁淵點頭。

「你還能看見什麼?」

祁淵看了眼溫瀾身後懵懵懂懂,一副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樣子的陳正。

猶豫間還是說了出來。

「鬼。」

陳正聽到鬼立馬縮成一團,躲在溫瀾後面,「相信科學,相信馬克思,拒絕封建迷信。」

「是是是。」溫瀾推了推陳正,「陳哥,別忘了你可是大男人。」

「別慫,挺直腰板。」

陳正往後站了站,只是那眼神還是有點飄。

畢竟現在是晚上,還是在這黑黢黢的公園路邊,心裏多少有點犯怵。

「我……我不怕,咱們接下來怎麼辦?」

溫瀾看了看天,無奈勾唇,「不怎麼辦,碰碰運氣看看老爺爺什麼時候出現唄!」

「有那枚銅錢在,你媽媽很快就會好轉,至於其他,會慢慢好的。」

「那你呢?你拿着玉墜,豈不是也會像我們也一樣。」血玉是他家的,這一切災禍本就應該他們來抗。

倘若不能自救,也絕不能連累其他人。

更不要說是和他這種交情的溫瀾,他更不能置她於危險之中。

「開什麼玩笑?我這半吊子玄術擋一擋這霉氣還是可以的,不要小看我哦!」溫瀾戳了戳他的肩頭,語氣自得,小腦袋高昂。

裝得十分的像,溫瀾覺得都能給自己頒個奧斯卡小金人了。

「好了好了,今天這高人鐵定遇不到了,咱們趕緊各回各家。」溫瀾見他還是想繼續說些什麼,連忙推他往前走。

炮轟似地話語堵住他的嘴,「走走走,我知道你又害怕了,我送你,送你送你送你。」

「誰怕了,不用你送,我打個車就行。」

走出兩步,陳正又回頭叮囑,「祁淵,你家不是和溫瀾一個方向?幫我送送她,謝了!」

祁淵第一反應是想拒絕的,他不喜歡和旁人有太多牽扯。

可這個人是溫瀾,他生出幾分猶豫。

晚風拂面,清清涼涼的,好不愜意。

溫瀾停在他的跟前,仰頭問他:「一起走?」

鬼使神差間,祁淵點了下頭。

一路沉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