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釣系頂流夠野夠撩還咬人》[救命!釣系頂流夠野夠撩還咬人] - 第5章 半吊子玄術去除煞

第一節課間只有十分鐘,來回實在是有點趕。

祁淵垂眸斂去情緒,踏上最後一層台階,在她跟前站定。

像扇子似的睫毛微垂,又抬起看向她身後同樣看過來的陳正。

最後目光停頓在兩人方才爭搶着議論的那枚銅錢。

「老師讓我來拿卷子。」

見來人是祁淵,陳正收起銅錢,連忙後退,拉開和溫瀾的距離。

做着三指朝天對天發誓的姿勢,「我們只是好兄弟,生不出半點愛情火花,別誤會。」

模樣誠懇,態度真切。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溫瀾覺得有那麼一瞬間,周圍的空氣更加流通了一些。

她想起周五放學,又問:「你胳膊上的傷怎麼樣了?」

「沒事了。」

溫瀾點頭,剛想着究竟用什麼理由結束聊天合適,這邊祁淵已經開了口。

「我去拿卷子了。」

「再見!」溫瀾如釋重負。

喜歡祁淵的是原主不是她,她見着對方,是怎麼著都覺得尷尬。

見祁淵走,陳正又湊了過來。

「溫瀾,你這麼追男孩子可不行啊!」

溫瀾翻了個白眼,「陳哥,你覺得像祁淵這種學霸之上的學神級別,看得上我們這種學渣?」

「以前是我年少不懂事,非往南牆上撞。」

「快高考了,收收心吧,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真不喜歡了?」

「真不喜歡了。」

聲音隨着走遠的步子漸遠,誰也沒有注意到四樓拐角處僵在原地的那道影子。

下午臨近放學。

陳正和溫瀾一個在講台一個在靠門的最後排。

一個指了指牆上的鐘錶,一個重重點了點頭。

在鈴聲響起的那一刻,前門後門同時掀開,兩道流光一般的藍白身影,消失在原地。

「操啊,最近溫瀾搞什麼,今天還拉上了個陳正,這速度絕了!」

「不去參加短跑,真是可惜了。」

據陳正回憶,最近他家確實新進了不少外來貨。

他爸爸喜歡收集古玩,拍賣會上淘的,外出買的,朋友送的,各種渠道都有。

只是溫瀾跟着他在他家轉了個遍,都沒有發現那個罪魁禍首。

可是那件東西殘留下的黑氣卻在屋子的各處角落裡,實實在在存在着。

溫瀾手托着下巴,環視着金碧輝煌的客廳沉思,周遭環境靜得掉根針都能聽見。

「你說阿姨進了ICU?」

「對,她平時身體很好,就突然病倒了。」

「帶我去醫院看看。」

「好。」

途徑玄關處,溫瀾餘光一瞄,停在木架上擺着的那些奇形怪狀物什。

蔥白的指尖搖搖一指,「那是什麼材料的盒子?」

陳正伸手一撈,湊近了看,語氣遲疑,「應該是桃木吧?」

「帶上!」

「好。你再看看我們家還有什麼東西用得上。」

溫瀾經他這麼一提醒,還真想到了一個。

唇角勾起躍躍欲試的笑。

「你的那枚銅錢。」

滬江市中心醫院。

陳正帶着溫瀾走進VIP病房,病房裡只有他的媽媽和姐姐,陳父還在為公司里的事焦頭爛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