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釣系頂流夠野夠撩還咬人》[救命!釣系頂流夠野夠撩還咬人] - 第2章 小樹林里的初相遇

人帥又乖家境好,老師眼裡的香餑餑。

記憶扯開一道小口,有關對方的信息湧入。

溫瀾眼神由愧疚轉到驚喜,再到複雜。

按照以前原主對這孩子的倒貼程度,對方鐵定以為方才那一撞是故意的了。

遲疑間,對方已經搭上她的掌心借力。

「我胳膊流血了,麻煩你帶我去一趟醫務室。」

祁淵站起身,高大的身子籠罩出大片陰影,只是這聲音……

奶狗的長相,狼狗的聲音。

有那麼一瞬間,她突然就理解原主為什麼對他死纏爛打了。

溫瀾看着他肘部觸目驚心的擦傷,對上那雙狹長無辜的鳳眼,終是沒狠下心。

「好。」

她出來早,高二的教學樓又靠近大門。

醫務室在他們高三教學樓的左側方 ,挨着辦公樓。

來往的人群里,溫瀾一眼就瞧見邁着六親不認的步伐,弔兒郎當地從教學樓走出來的陳正。

她當即二話不說,扯過祁淵的胳膊,就往人堆里沖。

奈何兩人俊男靚女,太過顯眼,想不瞧見都難。

「哎,溫瀾。」陳正瞧着她不停反快的步子,拔腿就往前一追,「喊你呢,跑什麼?」

溫瀾被他扯住書包,不得不停了下來。

「跑?沒有啊,我剛才沒聽到。」溫瀾轉過身子,一臉詫異,「那你找我有啥事嗎?」

陳正笑得一臉揶揄,他搭上溫瀾的肩,「本來是沒啥事的。」

下巴揚了揚,點向溫瀾緊抓不放的左手,「我說你今兒個怎麼跑得比吃飯還快,原來是重操舊業,追學弟來了。」

溫瀾腦子一僵,當即撒開手沖祁淵解釋,「對不起,我只是着急,可不是為了占你便宜。」

「你別多想,千萬不要誤會。」

祁淵愣愣盯着自己被甩開的手,和溫瀾立馬擺明界限的疏離,目光停在陳正還搭在溫瀾肩頭的手。

聲音毫無起伏地響起,「校規第二十一條,男女生之間禁止勾肩搭背。」

下垂的眼尾卻顯得有些無辜。

顯得乖巧又聽話。

陳正被他一本正經的模樣逗笑,撒開了手。

溫瀾不想再多耗時間,拽住陳正的衣領往跟前一拉,眼神威脅,「你什麼都沒看見,我什麼都沒有,不許亂說!」

誰不知道陳正那張嘴跟沒把門似的。

她跑那麼快,不就是為了躲他!

陳正舉手,「對天發誓,絕不亂說!」

溫瀾還是有些不放心,但時間緊急,「趕緊回家吧,作業多着呢。」

接着眼神示意祁淵往前走,轉身沖陳正擺手,「走了。」

「哎,重色輕友哦!」

溫瀾腳下一個踉蹌,她就知道,這傢伙不信。

放學時間校醫務室內沒什麼人。

校醫手腳麻利,處理起傷口很快。

傷口處理完,溫瀾第一百零八次看向時間,終是狠下心對上那雙純凈乖巧的眼。

憋了口氣,極為迅速地說出自己想說的話。

「祁同學,害你摔倒真的很抱歉,我還有事,真的要走了。再見!」

說完,不等對方回應。

背着書包,噌地消失在醫務室。

祁淵握緊葯袋,下垂的眼尾愈顯無辜。

……

晚上七點十九分,坐落於貧瘠**的奢華影視小鎮,被燈光點亮。

溫瀾打車趕過來,看着緊閉的大門,這才意識到,自己幹了什麼蠢事。

下午五點人家都關門,她七點來,湊什麼熱鬧?

但俗話說,方法總比困難多。

溫瀾眼珠子一轉,看向偏僻的西北角,捂嘴壞笑。

烏漆嘛黑的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