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尖叩門的樣子》[腳尖叩門的樣子] - 第一章

有模有樣地乘着小車挨家挨戶派送。
一想到他倆個子還不到人家門環高,踮起腳尖叩門的樣子,我就覺得好可愛,甚至想讓夫君跟在後面給他倆畫幅畫像。
可惜宣太傅告訴我,京城裡的高門大戶是不用親自敲門的,人家有門房。
不好意思,又暴露我的無知了。
可我萬萬沒想到,就是這請客一條,我家倆孩子就鬧出了天大的風波。
事情是這樣的,倆孩子一共要送二十四份請柬,避開早朝和飯點的時間,滿京城算下來至少要跑三天。
頌清看着老實,實際上鬼精得很,騙妹妹說兵分兩路好早點辦完差事,實際上是想自己送完請柬滿京城玩。
頌雅從小就被哥哥騙得團團轉,這次也不例外。
兩人按照頌清提議的「最公平」的抓鬮來選各自送哪家,果不其然,頌雅就抓到了去皇宮給父皇還有幾個王爺公主送請柬。
頌清呢,在鄰居家跑了一趟,就開開心心自己出去玩了。
先說頌雅這頭,宣太傅事幫忙遞了牌子,可她進宮後,是荀貴妃接待的她。
荀貴妃將她放到太液池玩,讓她在那兒等父皇下朝。
可就這麼一會兒的工夫,太液池差點被她給掀了。
父皇下朝回來的時候,正好看見她騎在一個男孩身上揮舞拳頭,是頭髮也散了錦袍也亂了,大聲嚷嚷着要人道歉,很有些父皇當年上陣殺敵的威武氣勢。
她打的也不是外人,而是鄄御公主的兒子,永信侯世子亓寺意。
亓寺意是二公主姚若凌的寶貝疙瘩,也是父皇的第一個孫輩—我是指在我出現之前,打小聖眷深重,是京城最嬌貴的小公子。
荀貴妃忙讓宮人拉開兩人,又「十分好心」地替頌雅給父皇求情。
「頌雅年紀還小,不懂事,一時失手傷了小亓,請皇上憐惜他們母女這些年受的苦饒了她吧,鄄御公主那裡若有不滿,我去賠罪便是。」
要不說是貴妃呢,幾句話下來,不分青紅皂白給我家頌雅定了罪,姚若凌本就因為我奪她嫡公主之位不滿,這下我女兒打她兒子,荀貴妃求情不處罰我女兒,還要「替我」道歉—這不是在我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讓我被打上福王派的標籤嗎?
到時候顯王一派追着我打,荀貴妃就可抱…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