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夫人有些暴脾氣》[將軍夫人有些暴脾氣] - 第1章 剛認祖歸宗就嫁人?

洛陽城的大街上,今日格外的擁擠,一支剛從新娘家迎親返回的儀仗隊,鑼鼓喧天,吹吹打打,很是喧鬧。

十里紅妝,八抬大轎,惹得那些待字閨中的姑娘好生羨慕,但也有竊竊私語的。

「聽說了嗎?這花轎里抬着的新娘子,是蘇家剛尋回來的嫡女,這家裡還沒待夠呢,就嫁人了,屬實有些不妥。」

說這話的是位老婦人,她旁邊站着的老姐妹,卻嘲諷道:「蘇丞相不想把他的那個寶貝閨女嫁給已經殘廢的鎮國將軍,自然會把這個剛認祖歸宗的嫡女充數,說來,也是這姑娘倒霉,誰讓她沒了母親,沒個為自己做主的長輩呢。」

「名門望族家的一些事情啊,咱們老百姓還是別置喙了,免得惹來麻煩。」

老婦人小聲提醒老姐妹,迎親隊伍里,也有撒糖和銅錢包的習俗,那些人看到那些天女散花似的禮糖和銅錢紅包,搶的不亦樂乎,但也不敢衝撞隊伍。

花轎里,蘇七七掀開了要悶死人的紅蓋頭,露出了她精緻的新娘妝,如水一般靈動的大眼睛,此刻蓄滿憂愁,連帶着眉心的花鈿也皺在了一起。

俏挺的鼻子下,塗著唇脂的小嘴喃喃自語。

「早知道,就不回洛陽城了,認什麼祖,歸什麼宗,原來早就挖好了坑,就等着自己跳呢,阿婆,七七後悔了。」

蘇七七懊惱的閉上了眼睛,腦海里閃過那些記憶。

七天前,落霞村,剛過十八歲生辰的蘇七七,正打算與相依為命的阿婆去放還願燈,突然家裡來了一群人,說是尋親的。

蘇七七還沒反應過來,就與阿婆被帶去了洛陽城,滴血認親,沐浴齋戒,祠堂認祖歸宗。

一切就好似做夢一般,從家徒四壁的小院落,突然置身於雕梁畫柱,假山流水的丞相府,還有那些對自己噓寒問暖的家人。

蘇七七一度以為,是自己在菩薩跟前許的願靈驗了。結果,是有個坑在等着她。

她想逃,但是阿婆被秘密關押,以此來威脅自己。

蘇七七不得已,只能被迫穿上了這沉重的鳳冠霞披,嫁給素未謀面的郎君。

上花轎前,那個僅有一面之緣的丞相父親說:「顧卿珩,是洛陽城的鎮國大將軍,長得丰神俊朗,風姿綽約,雖然因為出征斷了雙腿,不良於行,但這份富貴榮華,已經足夠讓你安享餘生。」

蘇七七沒有理睬,只是定定的看着他,她生平,最恨的就是被別人騙,這筆賬,她記着了,還有那個站在一旁依依不捨,實際假惺惺的庶妹蘇婉玉。

她本該才是坐上這花轎之人。

蘇七七收回思緒,再次睜開眼睛時,眸里閃過一抹寒光。

「阿婆,我會把您救出來的,他們欠我的,我也會一筆一筆跟他們算清楚!」

迎親隊走了快半個時辰,被花轎搖的七葷八素的蘇七七,已經餓的前胸貼後背了,蘇家人為了防她半路逃跑,不僅餓了她一晚上,還派了兩個丫鬟,兩個嬤嬤在側守着她。

「看什麼看?我都這樣了還有力氣跑嗎?」

蘇七七看到一個面相兇惡的嬤嬤掀開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