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妖女的痴漢上門王爺》[江湖妖女的痴漢上門王爺] - 第3章 無聲金玲

兩人被這樣耽擱一晚,自是一刻不停的趕往墨玉芙蓉的生長地,彥都,鬼哭林。

位於彥都西北方的鬼哭林,樹木高大的不知年歲,鬱鬱蔥蔥連成一片佔地數十里。遠遠望去黑壓壓看不到盡頭,又因為西北處風大,風穿林過猶如鬼哭嘯叫,得名鬼哭林。

鬼哭林因產毒藥一體的墨玉芙蓉花與可製成活死人葯的鮫蛇膽而出名,每年拚死尋葯尋毒的武者不在少數,但帶着葯平安離開的不足一成,鮫蛇還多見一些,而墨玉芙蓉一年一株,花期三天,錯過即敗,想要就只能下一年再來賭命了。

一路趕來,眼前的樹木變得越來越多,兩人怕留下太多行進蹤跡,乾脆一前一後輕踏着樹枝,在林中如兩道輕飄飄的羽毛急急穿梭。

原本在聶竹溪身後的易柳忽然腳尖使力,無聲地竄在聶竹溪前一步,踩在聶竹溪同一根樹杈上拉住了她的手腕。

「噓。」

易柳拉着聶竹溪藏到樹後,聶竹溪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又順着他的目光看了過去。

先是聽到一陣若隱若現的馬蹄聲,之後聶竹溪才看到遠處一輛兩駕的馬車緩緩駛入鬼哭林,馬車停後,馬夫在兩匹馬脖子上各掛了一隻拳頭大小雕着仙鶴的金鈴鐺,金鈴隨風搖擺,卻不聞聲響。

聶竹溪四處瞧了瞧,又瞧見了三五輛藏匿在樹林中的馬車,無一低調,都掛着各色紋樣的金鈴,其中一輛馬車華麗不輸仙鶴,金玲上雕刻了三柄寶劍。

「無聲金玲,來爭東西的。不好辦了。」易柳看到寶劍紋樣的金玲後,轉過身抱臂倚靠在樹榦上直搖頭「天鼎劍宗的人都來了。」

「對江湖上的事門清啊!」聶竹溪又不屑地輕笑一聲「墨玉芙蓉這種臭名遠揚的害人之物,居然釣出來兩個名門正派。」

易柳嘆了口氣「直接亮出身份,想必是志在必得,這種武功稍差就可能有去無回的差事,應該不會派小輩來。」

易柳又低頭看着身前矮自己大半頭的秀氣後腦勺,歪頭看着她笑道「女俠,若是對上幾位前輩,我們幾分勝算?」

「兩分半。」

易柳瞪大眼睛「兩分半?」

聶竹溪回頭,沉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認真道「不算你大概十分。」之後轉身扒開易柳,輕輕一躍悄無聲息的竄進樹林中

合著兩天一夜的『同生共死』就得了兩分半的施捨,易柳無奈嘆息,準備跟上,忽然想起什麼,眼神凌厲了一瞬,收起弔兒郎當的模樣,若有所思的瞥了仙鶴金鈴一眼,轉身離開。

鬼哭林中陰暗潮濕,毒物橫行,墨玉芙蓉生長在最毒最冷的地方,唯一尋找特性就是那一處的鮫蛇與毒蟲毒菌一定最多。

聶竹溪每走幾步就揪一把葉子撒下,易柳看到葉子落下的地方,蟲子會四散逃開。

兩人不知疾行尋找了了多久,看到不遠處地上有八九條鮫蛇穿梭後,便默契的靜伏在站在兩棵緊鄰的樹杈上,細查地上的花草。

幾束陽光穿過重重綠葉,灑在聶竹溪面前這條吐着信子的藍色鮫蛇身上。

鮫蛇纏着一根根樹枝,從側後方緩慢接近聶竹溪,聶竹溪這時隨手揪了樹枝上一把葉子,隨着聶竹溪忽然抬手的動作,鮫蛇露出兩顆毒牙「嘶——」的向前一挺咬向聶竹溪的手腕。

聶竹溪微一側身,躲過鮫蛇的攻擊,另一隻手捏住蛇頭,隨即將葉子隨意撒了下去,分散在地上的八九條鮫蛇立刻露出白腹不停蠕動。

聶竹溪摘下一片葉子送氣成刃,三兩下將手上的鮫蛇破腹取膽,鮫蛇掙扎兩下便再無生機。聶竹溪將蛇隨手掛在樹枝上,接着一臉嫌棄的將剝出的蛇膽包在手帕上收起,開玩笑,一顆鮫蛇膽回了中原能賣多少錢,那句老話,來都來了。

聶竹溪二人輕飄飄落在地上,尋找着蛇團身邊的墨玉芙蓉,易柳想起剛剛聶竹溪滿臉淡定剝蛇取膽的樣子,不由得打了個寒顫,不經意間,掃到了遠處一顆樹根處生長的纖細小花。

蒲公英大小的一朵小花,花朵狀若芙蓉,花瓣近乎重墨色,花瓣邊的一點卻是透明,莖葉都是普通的綠色,簡單又獨特,實在是讓人不敢相信這樣一朵花能掌控多少人的生死。

「聶姑娘,在那……」易柳剛要轉身喊她,卻聽到林中急急而奔的幾個腳步聲與人聲,兩人立刻藏匿回了樹上。

「師叔!這一處有好多鮫蛇!」沒多久,一個衣着藍色勁裝,背負重劍的青年男子就趕到了鮫蛇團邊翻看着地上的野草雜花。

一條扭動的鮫蛇剛好在男子身後,猙獰着咬向男子的腳踝處,一道至陽劍氣從男子身後划過,還不等男子轉身,頓時蛇首分離成兩段掉落。

「莫沉,面對這等毒物豈能掉以輕心,再加三十遍《定性書》」

穿着藍色錦袍,一頭白髮高高束起,容貌卻頗為年輕俊秀的青年男人穩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