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閱讀》[章節閱讀] - 第十章看戲(2)

p>

吳管家停頓了一下,繼續道:

「蒼王朝自開國來女子便以琴棋書畫為準來評判女子的,分別有第一琴女、第一棋女、第一書女和第一畫女稱號,而在舒城,張素心小姐在每三年的評比中蟬聯三界,被封為第一才女。今天我們未來的王妃也要一展才華,與張小姐切磋才藝。那麼我們比賽的規則就按照每三年的選舉第一女子的賽制,但考慮到畢竟不是選第一女子,今天主要比試的只有三場,分別是琴、畫、舞。」

眾人聽着吳管家的話,不由得聯想道;誰都知道張素心是舒城第一才女,蟬聯第一女子三屆,這麼久來都沒有遇到過對手。這個未來王妃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敢和她挑戰。

此時在坐的女人們內心都暗自竊喜,她們個個都在等待着看這個未來王妃的笑話。

為什麼呢?廢話,七王爺是蒼王朝最有魅力的男人,是蒼王朝比皇帝還要受女人歡迎的存在。

蒼王朝大部分未出閣的女子都夢想着嫁給七王爺,而七王爺這麼多年身邊連個小妾都沒有,現在突然冒出個未過門妻子來。試問?那些為七王爺待字閨中的千金誰能接受?誰能不怨?

而在座的年輕男子則個個興奮,兩個絕色美女的較量,就看着也是一種享受啊。

聽着吳管家的話,下人陸陸續續的布置好了賽場與工具。

「下面第一場,琴技比試。」吳管家大聲宣布。

桐黎和張素心緩步走到琴邊坐下。

按規定,張素心先奏一曲。然後桐黎再奏。由眾人投票決定輸贏,三局兩勝。

張素心對着眾人微微行禮,之後緩緩坐下。

張素心將縴手輕放於琴弦上,白色的玉手吹彈可破,輕勾琴弦,一陣陣清脆亮麗聲傳出,琴聲悠揚,將人帶到了空谷之中,一會給人空谷看花的感覺,一會將將人帶到深水處看魚,一會聽者又似是被帶到空中與鳥歡唱……

看着眾人沉迷在自己的琴聲中,張素心勾唇。越撥越快的手指在琴弦上跳着舞,眾人也被帶到了無數個人間仙境。終於在清脆的響聲過後,琴聲止住。

一時鼓掌聲充滿了大廳。眾人紛紛稱讚着張素心。

張素心眼神看着坐於高處的李王妃,微微笑,示意李王妃放心。

「下面,請桐小姐為我們演奏」掌聲一時響起。

桐黎隨意掃了一下眾人一眼,便輕扶上琴弦,頭俯在琴弦十公分處,輕撥琴弦。『叮』『叮』『叮』的一聲聲慢慢響起。

不似張素心的快節奏,張桐黎採用與張素心相反的慢節奏。桐黎正醉心的彈奏着,長發被偶吹進屋內的微風微微揚起,玉指慢慢的在古琴上挑摘、剔劈、勾托、抹挑。

朱唇輕起「夢後樓台高鎖,酒醒簾幕低垂。去年春恨卻來時,落花人獨立,微雨燕兒飛。」整個人好似隨風紛飛的蝴蝶,又似清靈透徹的冰雪。

此時的桐黎就像是落入凡間的仙子,眾人一時痴迷。就連一些開始抱着看她笑話的女子們也不驚為她而驚訝。

「酒不醉人人自醉」眾人開始竊竊感嘆!

看着此景,李王妃暗自用力捏緊了扶椅,那個女人怎麼會彈琴的,而且還彈得那麼好。李王妃一時不願接受這樣的結果。

而一旁的張素心也吃驚的不敢相信,秀姨不是說她只是個鄉下粗鄙丫頭嗎?這時怎麼回事?張素心咬緊了唇,忍住不快。

而台下的桐雨母女也是如此。她們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桐黎怎麼會彈琴的,她們以為這時李王妃給她的下馬威,卻原來不是。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