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愛卻晚秋》[將愛卻晚秋] - 第6章

第6章
  陸禹東看到姜瓷站在門口,便知道她反悔了。
  他心裏越加不屑:在他面前玩欲擒故縱的把戲,不自量力。
  姜瓷瞬間清醒過來,她知道這次是來求陸禹東的,聲音難免帶上些討好,「陸總早。」
  「沒你早。」
說罷,陸禹東打開門,坐在了自己的辦公椅上,開電腦,翻文件。
  「找我有事?」
陸禹東又在漫不經心地冷聲問姜瓷。
  姜瓷聽到他的聲音有些沙啞,便想到昨夜的大雨他沒有拿傘,趕緊問道,「陸總感冒了?
多喝水啊,有葯嗎?」
  淋雨這事兒,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爸爸有一次在工地上冒雨加班作業,在床上躺了好幾天。
  「有事說事。」
陸禹東的聲音,有些不耐煩。
  姜瓷的關懷,在他聽來是虛情假意。
  「陸總,昨天您說的話,還算話嗎?」
姜瓷硬着頭皮問。
  「什麼?」
陸禹東頭也不抬。
  姜瓷心想:他是裝的,還是真忘了?
  「就是您說的,要結婚的事情。」
姜瓷抬高了聲音,音調有些顫。
  陸禹東彷彿剛剛意會過來,「這事兒?
怎麼了?」
  其實,陸禹東的態度,姜瓷也早就想到了,一旦她主動求他了,他便拿架子。
  可即使他拿架子,姜瓷也沒有辦法,畢竟她已經喪失了主動權,現在陸禹東為刀俎,她是魚肉。
  「您還需要找人結婚嗎?」
姜瓷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很諂媚。
  而這諂媚,陸禹東聽出來了。
  「需要。」
陸禹東點了一根煙,從容地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盯着姜瓷。
  「您昨天找了我,我沒想清楚,我後來想了想,是可以的。」
姜瓷忍着羞恥。
  但這模樣,到了陸禹東眼中,卻變成了裝腔作勢。
  「我是需要人結婚不假,你怎麼知道我需要的人還沒有找到?」
陸禹東反問姜瓷。
  「啊?」
姜瓷的眼神有些急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