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愛卻晚秋》[將愛卻晚秋] - 第10章

第10章
  到達慶城的時候,是下午四點。
  下車以前,陸禹東對姜瓷說,「注意更改一下對我的稱呼。」
  「嗯?
什麼?」
姜瓷不懂。
  「不叫陸總了。」
  姜瓷想了想,一點都不扭捏地說,「好的,老公。」
  反應之迅速,「老公」叫得之熟練,讓陸禹東都側目,估計也常常這麼叫她男朋友,現在的女孩子都開放得很。
想到此,陸禹東心裏有些莫名的不舒服。
  但姜瓷心裏清楚,人家給了她這麼多錢,她自然要把戲演得逼真點兒,姜瓷向來敬業,不是那種老闆逼着才會幹活的扭捏人兒,她很識時務。
  到了爺爺家,姜瓷瞬間鄭重起來,因為她知道自己在告慰一個身患重疾的老人,她害怕一個毫不留意的動作,會刺激到爺爺。
  她提醒自己時刻提防。
  陸禹東的爺爺原先是慶大的法學院教授,在法學界極有威望,甚至還上電視做過常駐嘉賓,闡述婚姻里的一些法律糾紛,怪不得之前陸禹東說辦假證爺爺會看出來,這樣一個高級知識分子,怎麼會看不出來結婚證是假的?
  陸禹東的奶奶去年剛過世,今年,他的爺爺又查出了肺癌,陸禹東自小跟着爺爺奶奶生活,感情深厚,爺爺希望看到陸禹東生活圓滿,才會放心離開。
  爺爺慈祥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姜瓷,「小姜多大了?」
  「二十三。」
陸禹東說道。
  姜瓷微愣了一下,心想:陸禹東怎麼知道她的年齡?
  可轉念一想,登記之前他瞥了一眼她的身份證,就這一眼,讓他在爺爺這裡回答得得體而自然,他是一個走一步看十步的主兒。
  「比你小不少,」爺爺又對陸禹東說道,「小八歲?」
  「對。」
陸禹東笑了下,用姜瓷極少聽到的溫和口氣說道。
  「人家比你小這麼多,你可得好好待人家。」
爺爺笑得更加慈祥了。
  「自然。」
陸禹東和姜瓷都坐在沙發上,陸禹東一把抓過姜瓷的手,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