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幼雨秦驚鴻》[花幼雨秦驚鴻] - 第09章(2)

>  花陌離微微垂首,耳根子都紅了,那青澀羞怯倒是有另一種美感,美到讓他都忘了她是個男人了。
  獨處的破廟空氣也變得曖昧幾分,花陌離站了起來,「皇上,我去為你尋點止血的葯。」
  花陌離沒想到的是,等到她回來,秦慎言就昏倒了。
  她只好幫他取出斷劍,又塗抹了草藥,又撕扯下自己的衣服給他纏住。這才鬆了口氣,細細觀察着,卻發現他身上冰冷的很。
  郊外夜裡風大又涼,雖然他們暫時有遮體的破廟,但總歸還是漏風的。
  花陌離坐在他旁邊,然後小心翼翼的將他抱在懷中,想要給他點溫暖。
  也不知道是因為花陌離還是因為藥物,秦慎言倒是清醒了幾分。
  那暖暖體溫透着異香,讓秦慎言甚是喜歡,原本是她抱着他,最後變成他將她鎖在懷中了。
  只是,這觸感怎麼有點不太對勁。
  「皇上……」
  懷中傳來軟糯的聲音,聽得秦慎言更是血脈膨脹。
  「朕在做夢嗎?」秦慎言苦笑一聲,「否則,朕的愛將怎麼會變成了一個女人。」
  花陌離盯着他,他的俊顏此刻就在眼前,和腦海中那魂牽夢縈的一般。
  「是,你做夢了。」
  「若是夢,朕不想醒了。」秦慎言說著吻住了她的唇,溫柔又細膩,佔有着她的全部。
  花陌離感覺自己也做了一個夢。
  夢中和不可能的人**了一番。
  把所有朝思暮想的纏綿都發泄了出來。
  這一晚格外的漫長,直到清晨時分,破廟外傳來了御林軍護衛的聲音,纏綿中的人這才驚醒過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