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幼雨秦驚鴻》[花幼雨秦驚鴻] - 第02章

  秦慎言看了一眼低着頭的人,不經意的問道:「朕聽聞你行軍打仗時被人刺傷了腹部?」
  「謝聖上關心,末將無妨。」
  「是嗎,過來,讓朕看看。」秦慎言冷着眸說道。
  啊!
  讓他看,豈不是看到自己裹了胸,這怎麼行!
  「怎麼,你敢違抗朕的口諭不成?」見她不動,秦慎言眉心緊皺。
  花陌離腳步艱難的走到他面前,如此近的距離,男人俊逸又布滿聖威的容顏盡在眼前。
  可她卻心慌意亂極了。
  「衣服解了。」
  「皇上……」
  花陌離緊皺的握緊了拳頭,本就白皙的小臉此刻也變得更是煞白無色。
  秦慎言微微頷首盯着她,常年征戰皮膚竟然還是如此白皙晶瑩,單薄的唇縱然沒有血色,還未怎麼打扮已是驚艷。
  他後宮佳麗abc 竟無一人能比得過她,可偏偏她是男人。
  她,是男人!
  「是傷的多嚴重,怎麼如此病態?」秦慎言緊皺的眉遲遲未紓解開,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胸口往下一寸。
  花陌離嚇得立馬跪在地上,雙手抱拳說道:「末將乃一軍之將領,一點小傷若是哀叫連天只怕擾亂軍心。多謝聖上關心,末將真的沒事。」
  她的話充滿了疏離和客套。
  擾亂軍心是假,不想讓他越界才是真吧。
  自古以來,君臣有別,秦慎言自是明白,可對他恭敬有加疏離萬分的是她,多少還是讓他心生不悅。
  秦慎言回到案桌前坐下,淡淡問道:「朕聽聞你和左丞相千金早已指腹為婚?這次回朝是為了完婚,可有此事。」
  「啊?」
  完婚?她怎麼不知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