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師陌千迢》[畫師陌千迢] - 第 5章 稻草人

隨安鎮郊外一對梁姓貧困夫妻,近日深受怪異之苦,奈何財力不足,請不起城中驅邪專家,當真愁煞人也,幸而輾轉聽聞石門山上有名好心仙君時常下山替百姓除魔降妖,便趕緊照鄰人口耳相傳的辦法,將寫了委託祈願的樹葉放在某株大樹的樹洞之中,返家燒香期望着仙君上門相助。

午後,清貧夫婦的家門被敲響了。

丈夫小心翼翼地推開門,瞧見外頭站着三位高矮不一的人物。

最年長的男子看上去年約而立,洗得發白的衣袍好幾處沾上了不明的深色痕迹,略顯滄桑的面上是無甚波瀾的神情,系著簡單的發冠,汲着一雙穿得破舊的草鞋。

在他兩旁是瞧上去年輕得多的兩名少年,其中一位面容白凈溫和,背上負了個布囊,笑得靦腆討喜,另一名膚色黝黑,蓄着不常見的短髮,腰上系著一柄木棍,肩頭上不知為何盤踞着一隻毛皮柔順滑亮的小狐狸,小狐垂着腦袋看不出是死物活物,卻隱隱像是在勻勻吐息。

那貧困夫妻見識得少,何曾看過這般奇異的組合,只相互望了眼,就在心底默默篤定了,想來這肯定便是自白玉京下凡來相助的仙君了!

「隨安鎮梁氏,家有怪異,尋陌某相助的可是二位?」為首的那男人詢問,目光探究地望進了兩人幾乎一貧如洗的小屋。

那夫婦沒想真能請到仙君出手,激動地回應:「便是咱們了!仙君您……」

丈夫的話還未說完,那男人便抬手意示他打住。

小夫婦瞧見他那揮手的力度與穩重且不容置疑的態度,神情中又多了幾分崇拜。

好一位不拖泥帶水的仙君……

一句誇讚尚未說出口,卻見那白衣男子倏地蹲下身,長長的衣擺委地染塵也毫不介懷,他伸出手,將小屋門邊原先因進出得匆忙而踢得散亂的兩雙鞋給整整齊齊擺正了,而後才撐着膝頭,重新站起身。

「抱歉,才說到哪兒了?」

那夫婦交換了一個奇怪莫名的眼神,這仙君……方才替咱們排鞋子了?

「說您老毛病又犯了,師父。」一個青澀的少年嗓音說道,黝黑的男孩子看上去一臉嚴肅,而白衣整潔的小少年則是笑得無奈。

「改不了,改不了。」

男子輕輕咳了一聲,他莫可奈何道,轉向還在不知如何是好的小夫妻。

「打擾了,在下為桃花源陌千迢,聽聞二位府上有怪異,特來驅邪輔正。」

貧苦夫婦又互相看了一眼,對於作祟之物的懼怕使他們決定佯裝適才沒發生任何令人困窘的事,丈夫細細將詳情托出,請仙君定奪。

梁氏夫婦以替隨安鎮內某戶富家耕田營生,為了看顧方便,兩人低矮的小屋便建在稻田邊上,有扇窗特地正對着田地。

梁氏夫妻所耕種的農田旁,站着幾隻稻草紮成的人偶。

稻草人的製作手法十分粗糙,只看得出大致的形貌,還得套上舊衣,放得遠了,才模模糊糊像個人的樣子。

小夫婦日日自那些稻草人邊經過,開了窗也能瞧見它們遠遠站着,天天看得熟悉,看得厭煩,於是大多時候只把目光不經意地划過,不會在人偶上多作逗留。

可打從某日起,梁氏夫婦瞧着窗外,皆不知為何,總覺畫面格外詭異,頸後寒毛直豎,做丈夫的膽子大一些,對着外頭左看右看,終於察覺了是何處惹人不安。

竟是窗前的那些稻草人!

稻草人本身看上去與先前無甚差別,但男人能肯定,從前這些稻草人是被穩穩立在稻田那頭的田埂邊上,絕不是這般彷彿隨時都要侵入屋內一般,離梁氏的房門只有幾尺之隔。

頭一回看見門口的稻草人,兩夫妻先是一驚,再又琢磨一會兒,靈光一閃,以為是其他農人嫌礙眼而挪過來的,便沒繼續多想,搬回去田埂邊插着,可隔天再一看,那幾隻稻草人又站到了梁家門口,咯吱咯吱地在風中輕晃。

小夫婦前幾次還不疑有他,認為是城裡的孩子們淘氣的惡作劇、或者其他鄰近農人蓄意所為,每日醒來看見門前的稻草人,

兩人便在賭氣地逐一把稻草人扛回原位去。

如此反覆,堪堪過了一旬,梁氏漸漸耗去耐心,終是不堪其擾,決心捉住罪魁禍首,好好教訓一番。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