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塵行道:我是當世殺伐主》[紅塵行道:我是當世殺伐主] - 第0章 埋皇劍冢

火,

刀劍,

屍橫遍野。

殺!殺!殺!

戰場上,周師驍勇,戰鼓磊磊,一百零八行道者宛如天神臨世,勢如破竹。商兵潰退,如火烈烈的殷商血性為周人神威所磨滅,徒留下的只是哀嚎與屍野。

於(wū)皇武王!無競維烈。允文文王,克開厥(jué)後。嗣(sì)武受之,勝殷(yīn)遏(è)劉,耆(zhǐ)定爾功。

周頌起,殷商滅!

牧野鹿台之上,貌若天神的男人劍眉依舊跋扈,藏不住晦暗的朗目中卻無可奈何地透着頹然。注視着朝歌之師兵敗如山,男人突然仰天大笑,狀若瘋狂!

「哈哈哈哈!呂飛熊啊呂飛熊,好本事啊!當初以一百零八道蘊易封神天書,然後便起兵伐之道壓姬昌滅族天災,如今又是盜我朝歌皇氣蔽天機改朝換代,厲害,厲害啊!」

聲嘶力竭後,男人雙肩無力的落下,肩上的重量終於壓散了男人的鋒芒。

男人的眼裡沒了光。

男人揮劍,斷髮而立,目眺那未破城門

似有感應,城門之上,那雙長而媚的狐狸眼忙向這邊望來,與男人的目光在屍山血海中交融,無聲而望,眼裡噙着的淚水波光漣漣

「梓潼,來世不求我再復這霸業王權,

「王上,來世不願我再得這傾國傾城顏,

那一刻,兩人的心意似跨過這世間所有的長遠,剩下的唯有那份遍布苦難的情緣

「但求與你,布衣白髮煙火里,一生一世一雙人……」

前1044年,牧野之戰,周師大捷。商王紂暴虐無道,自焚於鹿台之上。妖婦蘇妲己以淫艷亂天下,自縊於高牆之上。

次日,武聖姜尚祭七萬商俘,啟封神天書,封天下道統,逐天下異端。至此,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

前551年,魯國陬邑天綴華光,麒麟仙子降聖人於春秋亂世。

聖人之出,匯弟子abc ,集七十二群賢。

聖人說皇帝四面,遣四大臣鎮四方,化眾神話為人史,改神為人,斷其信;聖人言敬鬼神而遠之,未知生,焉知死,至此人定勝天鬼神莫辯,斷其緣。

聖人說禮,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化天信為君信;聖人言志,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奪天緣為皇緣。

聖人建王道,集皇朝氣,只為蔽盡天下道異,建不朽天邦,大同人域。

前479年,聖人隕,其志不得,留傳世弟子皇朝之道。

前134年,光元元年,漢武大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皇朝之道初始,天下異道消弭。

……

菩提伽耶佛陀頓悟處,畢波羅樹下,一道挺拔不群的身影佇立在樹下。

此人雖是炎國面容,卻斷髮無冠,一身汗衣華服樸素中卻透着滄桑。只見他手持酒壺,仰頭痛飲幾口後便對着那畢羅樹自言自語,時不時將酒壺中的酒向著樹根處灑上一灑,內斂的眼神里仍隱隱透着不下往昔的睥睨一世。

「老瘋子啊,沒想到你會栽在那人的手裡。「

男人飲着酒,自顧言語道。

「而今世道變了,自從滿清稱帝後,皇朝氣便日漸寡薄,隱隱要壓不住這世間道異了。」

「我能感覺到,上界的目光重新開始向下界眺望了。」

「哈哈!」

男人咧嘴一笑,眼神輕蔑中透着幾分擔憂。

「到底是異族偽王。」

說著又是自嘲地搖了搖頭,把酒往樹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