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離後,鹹魚孤女被迫成了皇后》[和離後,鹹魚孤女被迫成了皇后] - 第10章 皇帝

陸光羽聞言便是一驚,他的第一反應是雲蘿為了和離,把太后給打了。

隨即,陸光羽又覺得不可能,雲蘿雖是將門之後,可從小養在宮中,行事不該如此彪悍。

唉,此刻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陸光羽恨不得立即去後宮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他不能。於是,他只能眼睜睜看着皇帝在太監的簇擁下匆匆走了。

皇帝在宮門口下了輦,一路來到太后的寢宮。

剛走進大門,皇帝就看見雲蘿和李賀跪在地上,太醫宮女恭敬的站在一旁,太后則扶着額頭斜靠在床上,看起來很難受的樣子。

眾人紛紛跪地行禮,皇帝隨意揮了揮手,示意眾人起身,坐到太監搬來的椅子上,臉上露出焦急的神色:「母后,您這是怎麼了?萬事有朕在,母后莫急壞了身子。」

太后看着皇帝微不可查的嘆息一聲,想她一生步步為營,最後卻便宜了這個滾蛋小子,如今還要虛以委蛇做出母慈子孝的場景,着實叫人不喜。

對方畢竟是皇帝,太后也不能不理不睬,虛弱的對身旁的嬤嬤道:「劉嬤嬤,你說說吧。」

「是!」劉嬤嬤福了福身,看了一眼太后,將剛才發生的事情娓娓道來。

原本太后還在勸雲蘿和李賀回家,雲蘿卻提起了陳月。

陳月是李賀心中的一根刺。明明有心愛的女人卻不能明媒正娶已經讓李賀感覺無比憋屈,這些不相干的外人還一個個蹬鼻子上臉反反覆復的把髒水往陳月身上了潑,罵她勾引男人,不知廉恥。

她要是知道別人如此罵她,她該有多傷心啊!

正所謂傷在她身,痛在我心,李賀再也無法忍受旁人對陳月的污衊。今天,他就要當著所有人的面,為她求一個名分。

他要讓所有人知道,陳月是他的心頭最愛,而不是他們口中齷齪的姘頭。

於是,被刺激太多的李賀腦子一熱,將藏在心裏良久,想說又不敢說的話一股腦倒了出來。

「母后。兒臣不喜歡雲蘿,不願與她共度一生!

兒臣喜歡的,從頭到尾只有陳月一人。只有陳月做了兒臣的王妃,兒臣才會覺得自己的這一生沒有遺憾!

當初您讓兒臣迎娶雲蘿,兒臣沒有反對,但是請原諒兒臣真的不願意再錯下去了!」

多麼深情的告白,就是表達錯了對象。

若是陳月聽到這番話,必定欣喜萬分,但太后當時就怒了。

陳月是個什麼東西?連商賈之女都算不上,陳月她爹就是個小商販。這種人家的女人想要嫁入皇家,她豈能同意。

但是李賀今天就是蛤蟆吃秤砣鐵了心,無論太后說什麼,他都是一個態度:我要娶陳月,我要陳月做我的王妃。

太后罵著罵著,一口氣沒上來,忽的就暈了過去。

知道前因後果之後,皇帝皺眉道:「三弟你也太不懂事了,還不給母后賠罪!」

李賀垂着頭不說話,他今天豁出去了,誰也別想改變他的注意,皇帝也不行。

皇帝看着跪在地上的兩人,轉頭看向太后,嘆息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