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我娶玲玲為妻》[海賊:我娶玲玲為妻] - 第7章 海軍來襲

小鎮已經變得破敗不堪,小鎮上的建築幾乎都成了殘垣斷壁,幾處房屋還燃燒着大火,四周都已成為一片焦黑。

而這些平民只能跪在地上敢怒不敢言,任憑眼前這個如同惡魔一樣的女人,享用他們的食物,踐踏他們的尊嚴。

布勞迪看着這一幕,心中對夏洛特 玲玲的力量又有了一個更加清晰的認識。

就在剛才,因為夏洛特 玲玲嫌棄村民獻上他們財寶和甜品的速度太慢,就用宙斯和普羅米修斯「小鬧」了一會兒。

「真是太難吃了,你們鎮上連點像樣的甜點都沒有嗎?」

夏洛特 玲玲擦了擦嘴角,大手一揮,將那些甜品全部打翻在地上,眼中夾雜着厭惡。

如同從地獄走來的凶神向那些不斷顫抖的平民低吼着,因為心情不好使她精緻的臉上看上去有些猙獰。

「喂,小姑娘,告訴我這裡到底有沒有讓我滿意的甜品,嗯?」

她盯着小女孩,聲音如同惡鬼的低語般響起。

「這……這已經是我們鎮上最好的甜品了……」

在夏洛特 玲玲的壓迫下,女孩幼小的身體不斷的顫抖,眼中的淚水不受控制的往下流。

這個女孩正是柯雅,她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明明在這之前一切都好好的。她和自己的父母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在一起,雖然並不富裕,但已經很滿足了。

而就在今天,這個怪物一來,原來的一切都沒了。自己的媽媽,爸爸先後慘死在自己眼前。

憤怒,恐懼,悲傷各種心情交雜在一起,讓她連反抗的力氣都提不起來。

「 哦,,這麼說是沒有了,對吧?」

夏洛特 玲玲的眼神突然變得無比陰森,嘴角的笑容不斷擴大。

「那麼你就用你的壽命來補償我吧,像你這麼小的孩子,一定有很多壽命吧?mamama……」

夏洛特 玲玲發出陰森的大笑,冰冷刺骨的話語給眼前的女孩判了死刑,一步步靠近她,龐大的身軀所帶來的陰影將柯雅的身體籠罩。

「不,不要,饒了我吧……」

在巨大的恐懼下,柯雅被折磨的眼神都有些渙散,不斷對着夏洛特 玲玲哀求着。

「等一等,海賊大人,請你放過她吧,她還是個孩子,我一定會想辦法讓你吃到滿意的點心的。」

一旁的村長向前請求着。

「嗯,是嗎?」

村長的話挑起了她一絲興趣。

聽到她的話,鎮長明顯鬆了一口氣。

「不過,你已經讓我浪費了太多的時間,這樣吧,我們來玩個遊戲吧。」

夏洛特 玲玲慢悠悠戲謔的說。

鎮長眼睛圓瞪,頓時冷汗打**後背。

「如果你能被我抽掉二十年的壽命還活着的話,我就再給你們一次機會。」

「呵呵,好戲開場了。」

在一旁挑選珠寶的長麵包看到這一幕低聲笑道。

布勞迪聞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玲玲。

「那麼,遊戲開始吧。」

夏洛特 玲玲的大手瞬間向鎮長抓去。

「等……」

在眾人驚恐的目光下,一團淡紫色的氣體從鎮長身體里被揪出。

隨後鎮長像被抽幹了一切生機,雙眼翻白倒在了地上。

「嘛,看來你沒挺過這一次遊戲喲。只有十七年的壽命。」

夏洛特 玲玲根本不在乎他的死活,陰冷的說道。

「現在輪到你了。」

她的目光瞥向一旁的柯雅。

「不要啊,我不想死,救命,救救我……」

這個可憐的小女孩看到站長死在他的面前,都快崩潰了。無助的向周圍的平民求救,但是沒有任何作用。

看到了鎮長下場的他們沒有人再敢站出來說話。

又是一團淡紫色的氣體被拽出,這個剛才還在呼救的女孩永遠的閉上了嘴巴,像一個被玩壞的木偶,倒在了地上。

「mamama……真是不錯啊,竟然有七十年的壽命。這樣我也算是幫你跟你的父母團聚了,感謝我吧。」夏洛特 玲玲滿意的笑着。

只是她的笑聲傳進平民的耳中,顯得尤為刺耳。

靈魂咒文嗎?

只要對方產生一丁點恐懼,就可以通過問答的形式抽取對方的靈魂,然後以壽命的形式儲存起來。

布勞迪的目光凝了凝。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