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界道士》[古界道士] - 第10章 復活(二)

夜晚,黃道在床上翻來覆去,久久不能入睡。

閑來無事,便點燃了蠟燭,見房中多紙筆墨,便開始練習書法。

書法是黃道從老爺子那裡學到的,所以他對書法有獨特的情感。

雖然名字是因為道教而起,但學道是十分晚的事。

幼年時刻,由於在學校老師宣傳科學,所以黃道並不信爺爺那一套。

直到紅衣女鬼的出現,才信鬼神之說。

姐姐開始傳授他基礎的體術,並未傳授道術。

直到初上高中,姐姐離開。直到回老家翻出《天師府掌中錄》才開始正式學道。

算算時間也有三年有餘。

「咚咚。」黃道的門被敲響。

黃道站起,拿出佩劍放在身後,左手打開門。

只見瑩瑩走了進來,端着甜品。

道:「公子吃些宵夜吧!」

黃道道過謝,雙手將禮品端到桌子上,請瑩瑩入座。

黃道道:「小姐晚上還送甜點,只是有勞。」

瑩瑩像被冷落的小姑娘,落寞的道:「真真,愛愛,都去尋找樂子,只有我與蘭蘭孤獨。公子我喜劍,不妨教我劍術?」

黃道本不想答應,但居住她家,三分薄面還是要給,只得答應。

正說著,琵琶聲傳入黃道耳中。

趙書然正抱着琵琶盡情彈奏。

而愛愛撐着手沉醉的聽着琵琶。

一曲彈完,愛愛崇拜的看着他。

這讓趙書然的虛榮心大為滿足,便開始教授愛愛如何彈奏。

趙書然先讓愛愛練「彈跳」,愛愛學了幾次都未學好。

見趙書然一直在盡心地教他,她不由的感覺慚愧。

只見愛愛低下頭,臉開始紅了起來,說道:「小女子愧對公子,如此教授我依然不會,不如公子用手教。」

趙書然假裝為難道:「我站你坐,我不知有多勞累。」

愛愛聽後沉默不語。

許久,說道:「不如我坐於公子腿上,讓公子也能歇息。」

趙書然聽後,便連忙答應。

道:「此種方法最好,兩人都可以不必勞累。」

愛愛站起身,趙書然張開雙臂。

愛愛站到他身前,便準備坐下,快要接觸趙書然腿部之時站起,似乎感覺太過親密不妥。

趙書然見狀,心中十分着急。

道:「愛愛大可不必,此時已不再約束女性,為學習少少肌膚之親並不可笑。」

愛愛聽後,便坐下,趙書然抱着她開始手把手教她彈琵琶。

琵琶聲起,他們此起彼伏的笑聲也跟着起。

在隔壁廂房,真真抱着大量紙筆墨向楚先河學水墨畫。

楚先河首先示範,畫出一副背後高山,前面竹林的畫。

真真見後大為讚賞,之後也嚷嚷着也要畫。

楚先河開始教她如何區分濃墨、淡墨、枯墨等。

教了一會,見真真學會,便開始教授勾勒,潑墨,積墨等十種方法。

但真真畫著,便發現無法學好勾勒,逐漸有些煩躁。

楚先河無奈,只得拿着手帕,放至手心,握着她手教她勾勒。

楚先河習慣將手鬆開一會透氣,但一回不注意,手帕掉落。

他並未反應手帕掉落,繼續握着真真的手。

等他反應過來,只見真真溫柔的看着他,眼中含情脈脈。

楚先河連忙放開手,但真真連忙拉住,示意他不要鬆手。

就這樣,楚先河繼續以曖昧的姿勢教她勾勒。

而蘭蘭來到馬步禮房門前,一腳踹開。

而馬步禮正用手做着不可言語之事。

蘭蘭見到,並沒有喊叫,而是向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