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尊偏寵嬌嬌:檸檬精們酸哭了》[帝尊偏寵嬌嬌:檸檬精們酸哭了] - 第1章 大夢初醒(2)

棠棣僵着身子,懸在空中的手慢慢放下,緊緊地抱住棠玖久,他乾笑道:「不是吧,這麼想念兄長,我們不是半月前才見過嗎?」

棠玖久略微有些不自在,她抬頭退出棠棣的懷抱,笑了笑「兄長對我太好了,所以哪怕一天不見,我都十分想念。」

棠棣可沒有這麼容易就被棠玖久忽悠住,他嚴肅地拉着她坐下,「你老實交代,這幾天是不是受什麼委屈了,儘管告訴大哥,大哥為你出氣。」

棠玖久不解,她問道,「兄長何出此言,不用擔心我,我很好。」

棠棣的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指着手邊的茶盞,「好,這也叫好,這種陳茶,連府里最低等的下人都不喝,他們就是這樣服侍你的!還有你身上的衣服,那都是多少年前的款式了,你穿着都不合身了!怎麼樣你也是父親的女兒,這些惡奴竟如此磋磨你。」

「大哥原來指的是這個,你怎知是他們奴大欺主而不是另有隱情,若是沒有主人的示意,家狗又怎會咬人?父親是不會在意一個私生女過得怎麼樣,過得好不好的,所以其他人才會更加肆無忌憚,恨不得將我除之而後快,因為只要我活着就無時無刻不在噁心着她。」

棠棣有些無措,「小九,是我對不起你。」

棠玖久笑了笑,「兄長從來沒有對不起我過,只是兄長有沒有想過,若是我此番回去,我與她之間怕是要刀光劍影,爭鬥不休了。我娘縱使真的做錯了什麼,也不應該那般不堪地離開,若是我這個女兒什麼也不做,便是不孝了,更何況她又做錯了什麼?只是到時,不知兄長是不是要站在你母親身邊與我為敵了。」

棠棣沉默了許久,「不管上一輩的恩怨怎麼樣,你都是無辜的,你永遠是我的妹妹,母親確實有些過了,我會多勸勸她的。」

棠玖久輕笑,「謝謝兄長,有你這番話足矣,只是有的人勸是勸不醒的,她想讓我卑微如塵埃,我偏不如她意,我偏要翱翔於九天,讓她怨、任她惱。」

棠棣起身,嘆了口氣,摸了摸棠玖久的頭,終是什麼也沒說。

馬車停在棠府大門前,棠棣下馬後立馬將棠玖久扶出馬車。棠玖久佇立在這座氣派的京都大宅前,夢中一切的開端便是這座腐朽的大宅,一時間她有些恍惚,分不清那究竟是夢還是現實。

伴隨着大門拉開,她看見大夫人在一堆人的簇擁下走了出來,滿身珠寶飾品更加彰顯了她的盛氣凌人。她扶着翠雲的手,一步一步走向棠玖久,一字一句咬牙切齒,「賤人永遠改變不了低賤的血脈,你以為測個靈根就會改變什麼嗎?不可能的,永遠不可能!」

「母親!」棠玖久擋住棠棣,她袖子下的雙手緊緊捏在一起,和上輩子一樣的話呀,可惜自己早已不是上輩子那個被親情蒙蔽雙眼的棠玖久了,她扯了扯嘴角,輕笑道,「難為夫人親自出來迎接我,我那就找不到路了呢?夫人又沒有開天眼,又怎麼知道我有沒有靈根,是好是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