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能撐過去的》[第一個能撐過去的] - 第一章

我乾涸的嘴唇上潑了點水,又開始下一輪折磨。
我被埋在土坑裡,渾身上下只有頭能動。
許妄站在五米開外,舉起槍對準我的頭,那上面放着一顆葡萄。
「乖,可千萬別動。
等下腦漿流一地,就不好收拾了。」
我看了眼他,順從地點頭。
然後閉上眼睛,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意料之中的槍聲沒有響起。
腳步聲漸近,唇邊一涼。
那顆葡萄被許妄剝了皮,塞進我嘴裏。
他揉了揉我髒亂的發,「硬骨頭,我喜歡。」
我被放出來了。
一躍成為許妄身邊的新寵。
「之前那些試圖靠近妄哥的女人,不管有什麼目的,保准三天全撂,你雖然不是第一個能撐過去的,但也算有點本事。」
光頭笑着睨我一眼。
「提醒你一句,妄哥最喜歡能忍的女人。」
很快,我就明白了「能忍」是什麼意思。
整整十二個小時,無邊無際的痛苦包圍着我,但我始終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許妄伏在我肩頭,「啞巴?
這種時候可以出點聲音。」
我配合地叫了幾聲。
從白晝到黑夜,頭頂的水晶燈慢慢隱入黑暗。
我的思緒也開始逐漸放空。
許妄這個人,人如其名。
狂妄自大,陰晴不定,像個瘋子。
他的父親許耀山是本地最大的販毒供應商。
我哥卧底三年,和他對接的線人不慎被抓,不堪折磨,供出了他。
他被許耀山抓住,頭上套着布袋,滾滾沸水澆下來,連慘叫都來不及。
手指被一根一根剁掉,腦幹被挖,腸子流了一地,身上還有無數個針孔。
死狀極其慘烈。
我只有我哥這麼一個親人。
警方第一時間找到我,說喪心病狂的毒販很大程度上會報復緝毒**的親人。
他們想派人保護我。
我拒絕了。
下葬那天,沒有屍體,也沒有墓碑。
天邊的烏雲都在哭泣。
**們脫帽敬禮,我只問了一句,「我可以當猴子嗎?」
「猴子」,是我哥的代號。
他們勸我半天,我始終沉默着不說話。
半個月後,「猴子」被綁入緬北,重新起航。
我的任務,是找到一名代號「毒蜂」的卧底警員,並配合他的一切行動。
許耀山老奸巨猾,疑心又重,並不容易攻略。
許妄雖然是個瘋…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