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戰在即,我倒賣了軍中糧草》[大戰在即,我倒賣了軍中糧草] - 第 1章 誰人不識朱大少

「朱少爺,朱少爺?快醒醒……」

朱子豪躺在真皮沙發上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事,手中還緊握着酒瓶,嘴裏還嚷嚷着:

「我,我還能喝,大家繼續,誰敢不喝就是不給我面子……」

說著還晃動着手裡的酒瓶。

可偌大的豪華包間里,就剩他一個人了,他交往的那些個狐朋狗友,酒肉兄弟早跑的沒影了。

眼看叫不醒朱子豪,KTV的經理就叫來兩個服務員把他抬休息室去了。

經理看了眼手裡賬單,今晚消費二十多萬,不過他並不擔心朱子豪會逃單。

朱子豪可是他這裡常客了,大客戶了,仗着家裡有錢,腰纏萬貫,曾經來這裡消費。

不過最重要的是他老子有本事啊!

朱建明從一個小小的包工頭一步步做大,緊跟時代潮流硬生生在房地產行業闖下一片天。

可他朱建明再有本事,再厲害也經不住有這麼一個坑爹的兒子。

都說老子英雄兒好漢,可那朱子豪一個花花公子哪裡配得上好漢的名頭。

熟悉朱建明的人都替他惋惜,攤上這麼一個兒子,大學大學不好好念,盡學會抽煙喝酒,把妹……差點都畢不了業,還是託了關係的才順利畢業。

就因為這事,朱建明的臉都被丟光了。

畢了業後又讓朱子豪去公司工作實習,他要親自教導把這個不爭氣的兒子拉上正途。

可令他萬萬沒想到,他是真小看朱子豪了,短短一個星期就把他栽培的女秘書給撩到手了。

那天二人手牽着手,一副恩愛的樣子還說什麼他們是真愛,要結婚之類的把他老子氣個半死。

這件事在整個公司里鬧得沸沸揚揚,同行都在看他朱建明的笑話。

就連他的競爭對手都給他發來了賀電,大致意思:建明兄,真是生了好兒子,祝願建明兄早日抱上孫子,兒孫滿堂,也好頤養天年。

那天朱子豪被他老子用皮帶抽的屁股開花,連他老媽求情都都沒用。

朱子豪聽的他老子罵的最多的就是「讓老子頤養天年,特么的老子還能給你們鬥上十年。你個不爭氣的東西。老子的臉都被丟盡了……」

自打那以後朱建明再也沒讓朱子豪去公司了。

朱建明看着整天只知道吃喝玩樂的草包兒子,還想再生一個,可他上了年紀了,去醫院做了檢查,醫生說他常年工作勞累,已經生不出孩子。

朱建明怕他辛辛苦苦打下的家業,被這個敗家子霍霍光了,將來這個草包根本就守不住。

朱建明就開始慢慢給朱子豪物色未來的媳婦了,既有本事管理公司,還能管的住朱子豪的,就算他百年也可以瞑目了,否則他真的死不瞑目,畢竟就這麼一個兒子。

至於朱子豪跟那個秘書簡直就是個玩笑,朱建明花點錢就打發了。

朱子豪也被他老爸趕出來住了,這一下離開了他老爸的視野,朱子豪就撒開蹦子玩,很快就被酒色掏空了身體。

那些個狐朋狗友看中他家有錢,為了能在他身上吃喝,一個個跪舔吹捧把朱子豪的馬屁都拍天上去了。

朱子豪也十分的受用,這種每天被人崇拜,高高在上的感覺。

其實那些人心裏都非常的鄙視他,嫉妒他,家裡有兩個臭錢就了不起?都把他當成長期飯票了。

可憐朱子豪還把他們當知心朋友,這些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