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花是個只認錢的神醫》[村花是個只認錢的神醫] - 第3章(2)

模樣,難得臉上有些發熱,輕咳一聲道: 「那個,現在這葯我也喝了,你總不會再懷疑我要毒害你爹爹了吧?」
岳瀾的小腦袋下意識點了點,但接着又惱怒地叫了起來:「壞女人,你居然占我爹爹便宜!」
顧秋月一頭黑線,等岳長鋒醒了,她一定得跟他好好談談孩子的教育問題了。
小傢伙這都學了些什麼亂七八糟的!
顧秋月在岳瀾氣急敗壞的叫聲中如法炮製,將剩下的葯給岳長鋒灌了下去。
她的醫術向來立竿見影,沒有片刻,岳長鋒的病情就明顯好轉了。
顧秋月這才鬆了口氣,把岳瀾從鋪蓋卷里放了出來,自己轉身往外面走去。
「好了,你自己來摸摸你爹爹,他的高燒已經退了,回頭再服一次葯,應該就能醒過來了。」
岳瀾狠狠瞪了她的背影一眼,撲到岳長鋒身邊,伸出小手小心翼翼地摸上了爹爹的額頭。
真的不燙了,看起來氣色也比之前好得多,這女人真的給爹爹治病了?
難道自己冤枉了她?
還沒等他的小腦袋想出個所以然,整個人又忽然被騰空拎了起來。
岳瀾嚇得下意識的掙扎:「啊!」
顧秋月把小傢伙放在床邊,好笑的捏了一下他的小鼻子:「叫什麼叫,我只是想替你上藥而已,你身上的傷不疼嗎?」
岳瀾這才發現顧秋月手中拿着一個瓷碗,碗中是搗成泥狀的草藥,原來她剛才出去是做這個嗎?
葯泥落在之前被虐打的傷口上,一陣清涼傳來,原本火辣辣的疼痛頓時消減不少。
岳瀾掙扎的力道這才漸漸放鬆下來。
忽然,他的目光落在顧秋月的小腿上。
裙擺被劃開了一道大口子,上面沾着斑斑血跡,底下隱約還能看到一道皮肉翻卷的猙獰傷口。
岳瀾一怔,這女人……是在上山採藥的時候受傷了嗎?
但是她卻連自己的傷口都沒來得及處理,一回來就忙碌着照顧他們父子二人…… 岳瀾的心中翻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
「好了,休養幾天就能康復。」
顧秋月給小傢伙上完葯,順手揉了一把他頭頂的小揪揪,「以後娘也不會再打你,應該不會再受傷了。」
岳瀾這才回過神來,一把打開顧秋月的手,惱羞成怒的叫道: 「男人的頭不能隨便摸,你不知道嗎?
還有,我才不會接受你當我娘,少套近乎了!」
「噗,」顧秋月被他這奶凶的小模樣萌的心肝亂顫,忍不住雙手捧住那包子一樣的小臉一陣揉搓,笑着道,「那可不一定,我等着你主動開口叫我娘的那一天!」
「哼,做夢!」
到了晚上,顧秋月又煎了一副葯,依舊還要嘴對嘴給岳長鋒喂下去。
剛餵了大半碗,她又含了一口俯身下去的時候,忽然對上了一雙深淵般幽黑沉靜的眸子。
岳長鋒居然醒了!
更糟的是,她因為慣性已經停不下來,就這樣重重親在了他的唇上!
顧秋月:救命!
好心救人被誤會成女流氓應該怎麼辦?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