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花是個只認錢的神醫》[村花是個只認錢的神醫] - 第3章

顧秋月憑着記憶往回走了一段路,又重新找到了之前偶然遇到的那株蛇莓。
她摘了十餘枚蛇莓果實,用一張肥厚寬大的樹葉托住。
又解下小腿處的手帕,從之前被樹枝劃破的傷口處擠了幾滴鮮血滴在了上面。
然後就將葉子裹起來,一陣捏擠成了果泥。
顧秋月帶着這包摻了鮮血的蛇莓汁,轉身回到了之前藏身的地方。
顧鶯兒和張二河正在興頭上,發出一陣陣不堪入耳的聲音。
顧秋月冷笑一聲,找准角度,輕輕將那樹葉包往外一扔,正好扔在了他們腳邊的草叢裡。
「啪嗒」一聲,樹葉散開了,淡到幾乎聞不到的酸甜和血腥味漸漸在空氣中彌散了開來。
顧秋月勾了勾唇,接下來就看好戲登場了!
沒等多久,一陣細微的沙沙聲響起,一條三尺多長通體翠綠的蛇慢慢順着草地蜿蜒而來。
顧秋月凝目打量了一眼,這是一條翠青蛇,跟劇毒的竹葉青長得很像,但是卻沒有毒性。
既然沒有毒性鬧不出人命,顧秋月就沒有管,任由那條翠青蛇一點點爬向了顧鶯兒和張二河的方向。
張二河忽然覺得腳踝處一陣冰涼,他不耐煩的掃了一眼,卻看見一條綠色的長蛇正順着他的腿往上爬!
「蛇,有蛇!」
張二河嚇得肝膽俱裂,頓時驚叫起來。
這時候顧鶯兒也看見了,更是什麼情郎都顧不得了,尖叫一聲跳起來就跑。
「啊!

!」
張二河再次慘叫起來,比剛才還要慘烈十倍不止。
倒不是被蛇咬了,而是顧鶯兒倉惶跑開的時候恰好一腳踩在了他的襠下!
「嘖嘖!」
躲在不遠處看戲的顧秋月不忍猝睹地捂住了眼睛。
報了仇,出了心中一口惡氣,顧秋月這才背上裝着藥材的竹蔞轉身往回走。
想起剛才那兩人的慘狀,連腳步都輕快了幾分。
等回到家,顧秋月把葯熬好端進屋裡,岳瀾立刻警惕地叫了起來: 「壞女人,你要給我爹爹吃什麼?
!」
顧秋月一邊扶起岳長鋒,一邊回答道:「還能是什麼,自然是能治好你爹的葯啊!」
岳瀾急的不行,他才不信這女人有那麼好心,會給爹爹治病!
「住手,你快住手!
你是不是像戲檯子上唱的那樣,要用毒藥謀殺親夫!」
小孩子越想越害怕,但是卻被被褥困住絲毫動彈不得,急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顧秋月沒有理會小孩的叫囂,因為她正面臨著更棘手的問題。
岳長鋒深度昏迷牙關緊咬,葯汁根本灌不下去啊!
嘗試了好幾次都沒成功,顧秋月嘆了口氣。
只能一仰頭將葯汁喝進自己嘴裏,然後俯身覆上了岳長鋒那雙淺色的薄唇。
「壞女人你,咦咦咦咦——」 岳瀾憤恨的叫聲戛然而止,被顧秋月的動作嚇得瞪大了眼睛,整個人都呆住了。
顧秋月唇舌靈巧的撬開岳長鋒的牙關,將葯渡了進去,這才直起身。
看到小包子嚇傻了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