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花是個只認錢的神醫》[村花是個只認錢的神醫] - 第2章(2)

忽然聽到有說話聲傳來。
顧秋月立刻警惕地停住腳步,側耳細聽。
「二河哥,你不知道顧秋月那賤人今天有多過分!
岳瀾那小賊把她推倒受了傷,我把這小崽子賣掉,不也是為了替她報仇嗎?」
「結果她醒來之後就像腦子被磕壞了一樣,不但護着那小賊,還拿簪子威脅要劃花我的臉!
嚶嚶……」 這矯揉造作的聲音簡直不要太熟悉,可不正是剛剛被顧秋月趕出門不久的顧鶯兒?
而她口中的「二河哥」,要是自己沒記錯,應該是原身顧秋月勾搭的姦夫吧?
顧秋月眸光一閃,躡手躡腳的往前走了幾步,繞過幾叢灌木,只見不遠處的一男一女正緊緊摟抱在一起。
可不正是他們?
張二河是京城派來押送看管流放犯人的差役,長得油頭粉面有幾分俊秀,又有個京城的小官職在身。
原身就是盼着能跟他去京城過好日子,才在顧鶯兒的挑唆下想害死岳長鋒。
沒想到背地裡這兩個人早就有一腿,一切都是在把原身當傻子哄騙呢!
顧秋月的眸光冷了下來,現在既然是自己接手了這具身體,那就由她來替原身討回這筆賬好了!
張二河抬手就在顧鶯兒胸前捏了一把,調笑道:「來,我看看,幸好顧秋月沒有傷到我寶貝鶯兒這身吹彈可破的皮膚,不然我絕饒不了她!」
顧鶯兒頓時裝作不依地嬌嗔起來,人也順勢依偎進了張二河的胸口。
兩個人親熱了一陣,顧鶯兒又抬起頭來,手指在張二河的胸口畫著圈兒,撒嬌道:「二河哥,我可咽不下這口氣,你一定要替我找回場子!」
張二河剛剛占夠了便宜,心情正好,便笑道;「好好好,鶯兒想讓我怎麼做?」
顧鶯兒道:「她不是最喜歡二河哥你嗎?
用美男計啊,給她點好臉色,跟她說把岳瀾賣掉,帶着錢跟你回京城,她一定會答應的。」
她說著,眼中閃過一抹狠意:「哼,回頭我再把那個人牙子帶來!」
「這次我要把顧秋月這個賤人和岳瀾那個小賊一起賣掉,把他們娘倆都賣進最下等的窯子里去!」
張二河卻猶豫了:「那個小崽子也就罷了,但是顧秋月……」 顧秋月比顧鶯兒的姿色好多了,他哄了這麼久,可還沒得手呢!
顧鶯兒一看就知道張二河還是惦記顧秋月的身子,不由得暗恨,抬手就摟住了他的脖子,一邊撒嬌一邊道: 「二河哥,那人牙子可說了,憑顧秋月那張臉,可至少能賣出小崽子十倍的價格,那可是足足五十兩銀子呢!」
「再說回頭等她進了窯子,你想怎麼玩不都是一句話的事兒,我還能攔着你不成?」
這年頭,二十兩銀子就足夠一個小康之家一整年的花銷,五十兩銀子着實不少了。
張二河也忍不住心動,聽到最後一句更是笑了起來: 「倒也不是不行,但我若是答應了,鶯兒要怎麼報答我才好?」
顧鶯兒抿唇一笑,抬手就熟門熟路地解開了自己的腰帶…… 接下來的畫面逐漸變得辣眼,顧秋月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轉身就往回走。
她這個人從來不信奉什麼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她有仇一般都是當場就報,絕不隔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