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花是個只認錢的神醫》[村花是個只認錢的神醫] - 第2章

「先別著急,我看看他的情況再說。」
顧秋月不顧岳瀾的掙扎反對,把小孩往懷中一抱,就往隔壁房間走去。
推開隔壁的房門,只見床上躺着一個高大的男人,正是這具身體的丈夫,岳長鋒。
男人的五官極其俊美,輪廓卻格外深邃,猶如劍鋒般剛毅冷峻,隱隱顯出幾分凌厲和矜貴。
顧秋月不由得挑挑眉,這顏值,秒殺她前世見過的所有小鮮肉和男明星毫無壓力啊。
這場穿越唯一值得慶幸的地方,大概就是平白繼承了這麼個帥老公了吧?
顧秋月走上前替他把了把脈,臉色立刻凝重起來。
她把岳瀾放在床邊,自己起身道:「你爹的病情比我想的還要嚴重,必須儘快治療,你在家裡好好照顧他,我這就出去採藥!」 誰知岳瀾卻一下子從床上蹦了下來,握着小拳頭嚷道: 「我才不信你!
你一定是想溜出去跟人私……對,私奔!
你快讓開,我要請郎中來!」
顧秋月不由得有些無語,小傢伙你才五歲啊,你知道私奔是什麼意思嗎?
但是現在她顧不得糾結這些,只是道:「那郎中的醫術不行,現在除了我,沒人能救你爹爹!」
記憶里這村子裏的郎中也就能治治頭疼腦熱之類的小病,岳長鋒現在危在旦夕,可沒有功夫讓他瞎折騰!
岳瀾根本不相信,一記頭錘就往顧秋月身上撞了過來,顯然是情急之下想要暴力衝出去了。
顧秋月滿頭黑線,一把就把橫衝直撞的小孩摟在了懷裡。
然後順勢從床上扯了一床薄褥子,三下五除二把他裹了起來。
又扯了床邊的紗帳當做繩子,結結實實把他捆成了一捲毛毛蟲。
岳瀾又驚又怒,氣的小臉都漲紅了:「你這個可惡的女人,快點放開我!」
奈何他現在是一個捲兒,拚命掙紮起來一拱一拱的,更像毛毛蟲了。
顧秋月順手在岳瀾那張氣鼓鼓的包子臉上捏了一把:「小孩子就應該有小孩子的樣子,乖乖在家獃著,等我回來,你就知道我是不是騙你了。」
她說完就抬手一推,將岳瀾牌毛蟲卷推到了床上,跟岳長鋒並排躺着,這才轉身出了門。
這小村子地處嶺南,現在的嶺南可不是二十一世紀的富饒繁華,而是人煙稀少、瘴氣橫行的蠻荒之地。
所以才會有岳長鋒這樣的犯人被發配到這裡受罪。
但是這裡唯有一點好處就是植被豐富多樣,顧秋月背着個竹簍邊走邊找,沒過多久就湊齊了治療岳長鋒的藥材。
但她終究不是真正經驗豐富的山民,一個沒注意,小腿就被尖銳的枯枝划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鮮血頓時涌了出來。
「嘶!」
顧秋月疼得抽了一口氣,剛想給自己包紮一下,眼神無意間落在不遠處一株矮小的植物上。
三出複葉,渾身白色細小絨毛,倒卵形葉子還簇擁着一顆顆艷紅色的果實。
顧秋月頓時瞪大了眼睛,這是蛇莓,也就是說附近很可能有蛇!
再加上現在她受了傷,血腥氣更是很可能把蛇引過來!
顧秋月眉心一跳,隨便用手帕將傷口一捂,就站起身安靜又迅速地離開了這片地方。
她一瘸一拐地剛往前走了不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