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花是個只認錢的神醫》[村花是個只認錢的神醫] - 第1章

低矮的茅草屋裡,一個年輕女人和一個獐頭鼠目的中年男人正試圖用繩子捆住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
中年男人道:「我這價格可給的不低了,你賣的是個小子,又不是丫頭,要是丫頭賣進窯子里還有幾分賺頭……」 年輕女人輕嗤一聲:「哼,你瞧這小子這模樣,難道不比丫頭好看?
我聽說有些有錢老爺可就好這一口呢!」
「死女人,你放開我!」
小男孩眼神凶的像頭小狼崽,手腳並用的拚命掙扎,瞅准機會一口就咬在了年輕女人的手上。
「啊!
該死的小王八羔子,你居然敢咬我!」
年輕女人疼得慘叫一聲,毫不猶豫抬手就往小男孩臉上打去。
「住手!」
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年輕女人和中年男人都愣了一下。
扭頭看去,只見土炕上原本昏迷不醒的女子不知什麼時候坐了起來,正冷冷地看着他們。
顧秋月忍着頭疼,艱難地消化着湧入腦海的陌生記憶。
自己身為二十一世紀最傑出的醫學天才,居然因為飛機失事而穿越了,變成了一個同名同姓的古代村姑!
這小村姑生了一張花容月貌的臉,但是好吃懶做,沒人肯娶,不得不嫁給了被流放到他們村裡的犯人岳長鋒。
還要給一個五歲的孩子當後娘,自覺受了天大的委屈,日日作天作地。
而這一切,眼前的年輕女人,也就是原身的堂姐顧鶯兒沒少在其中推波助瀾。
「哎呀秋月妹妹,你可算醒過來了!」
顧鶯兒一臉驚喜的模樣叫了起來,「都怪岳瀾,這麼小年紀就敢偷錢,還把你推倒摔暈過去,他是存心想害死你啊!」
「你胡說!」
小男孩恨恨叫了起來,「那些錢都是我爹爹拚命掙回來的!
他現在都快病死了,我是拿錢給我爹爹請郎中的!」
顧秋月這才想起來,前幾天岳長鋒被官府拉去服苦役修堤壩,但是意外重傷昏迷,被送了回來。
原身居然連個郎中都不肯請,因為她早就悄悄勾搭上了別的男人,就想讓岳長鋒活活病死之後好改嫁!
岳瀾焦急之下想偷錢給爹爹看病,卻被原身發現。
爭執之下原身不小心摔倒,腦袋磕在了石頭上,竟然就這樣摔死了。
顧秋月心中嘆息,真是現世報!
「嘿,還敢嘴硬!」
顧鶯兒一把擰住岳瀾的耳朵,沒好氣道,「秋月妹妹,這小賊是不能留了,還是乾脆賣了吧,我連買家都帶來了!」
她說著就像是拖牲畜一樣,把岳瀾往人牙子的方向拖去。
岳瀾還想繼續咬她,顧鶯兒不耐煩,劈手就給了他幾個巴掌。
顧秋月眸色一冷,迅速掀開被子下了炕,攔在了顧鶯兒面前:「顧鶯兒,放開他!」
「秋月妹妹,你怎麼了?
這小子可是能賣五兩銀子呢!」
顧鶯兒不解地看着她,說著壓低了聲音,「二河哥不是都跟你說了,等岳長鋒一死,就帶你回京城過好日子嗎?
有這五兩銀子,足夠你置辦嫁妝了!」
她口中的「二河哥」,正是顧秋月勾搭的姦夫。
「閉嘴!」
顧秋月聽到這個名字就一陣噁心,抬手在顧鶯兒手腕的穴位上一點。
顧鶯兒只覺手腕一陣酸麻,不由自主地鬆了手。
顧秋月一把將岳瀾拉過來攔在身後,冷聲道:「孩子不賣,你們走吧!」
這下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