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景婻況煜樊》[楚景婻況煜樊] - 《王爺的腹黑嬌妻》第5章 決心拐回去

「你們既然是去月汀找父母,能不能帶我一起走,到時候我給你們打雜當下人,不要工錢,只求有口飯吃。你也不想看見我一個老頭子在這林子里死去,沒人收屍吧,被那野獸叼去,死了都不得安生。」盛禹權慘兮兮的聲音,聽得楚景婻有些動容。

是嘍,盛禹權打算賴上楚景婻他們兄妹,敢情現在他受傷了,也去不得七門。現在盛伴的人都沒找上來,這表明他暫時是安全的,不如賴着他們,然後再把這女娃娃拐走當徒弟,那他就後繼有人了,看着楚景婻想想都開心,彷彿楚景婻現在就是他徒弟似的。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繼續賣慘,然後讓楚景婻答應帶他一起走,萬一不答應他也可以跟着嘛,都是小問題。

「老人家,跟着我們,我們也保護不了你,怕是要讓你失望了。不如老人家說說,以前是住哪裡的,你給我們指指路,我們兄妹送你回去。」

楚暮的聲音響起,剛抓回幾條魚,就聽見盛禹權在這裡賣慘想跟着他們,看小妹的眼神也不那麼單純,這讓他想到了楚羽弦先前給他說的話。

盛禹權聞聲看向楚暮兩兄弟,發現他們長得是真不錯,楚暮英氣逼人,楚羽弦氣質彬彬。怎麼看都不像普通人家的孩子,盛禹權悄悄打量着。

不好忽悠,沒關係他盛禹權什麼都挺缺,就不缺臉皮。他要得到的東西,怎麼樣的得想辦法得到,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兩小子聽楚景婻,這就好辦了,魅力四射的他,還能說服不了一個小姑娘,若是這樣他都沒臉回七門。

盛禹權軟磨硬泡下終於得償所願,靠着向楚景婻賣慘和賴皮,得到了和他們一路同行的機會。還知道了楚景婻哥哥們的名字,知道名字後思索一番,可不就是楚志旭那位將軍的兒女嘛,賺到了拐個大將軍的女兒做徒弟,別提多賺了。

幾個人鬧了一番,楚暮把魚殺好,拿到火堆上烤了,盛禹權一看楚暮暴殄珍物的樣,忍着身體的巨痛就把烤魚的事情給攔了過來。

當真是有錢人家的少爺,連烤魚這種沒技術含量的東西都不會,苦了我未來徒弟,吃這種要樣貌沒樣貌要味道沒味道的食物。

楚景婻三人看着盛禹權烤着魚,只見他把平時楚暮會用到的調味品往上面一撒,香味就鑽進了他們的鼻孔,三個人都咽了咽口水。盛禹權見狀,小樣讓你們嘗嘗爺的手藝,不饞死你們。

果然楚景婻三人吃後,是讚不絕口,本來還想讓盛禹權再把剩下的兩條也烤了,想着他身上的傷就作罷了。剩下的是盛禹權知道楚暮烤的,但就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沒盛禹權烤的好吃,可能做飯也需要天賦吧,這樣的天賦楚暮沒有。

七門

「主子,人跟丟了,不過那個老傢伙受傷,跑不了多遠,已經加派人手去追了」說話的人身體忍不住的顫抖,就連聲音中也夾雜着一絲慌亂。

「下去吧」聽這話,彙報的人心中一喜逃過一劫。

「我希望你死在七門後山的崖下」聲音帶有一絲惋惜更多的是冷酷。

說完就有人帶走了盛伴身前跪下的暗影,暗影面如死灰,他不求饒也不逃跑,就這樣被帶走了。七門後山的崖下有各類人士的屍體,他在那裡一點孤單的感覺都不會有。

盛伴猛的一下掀翻桌子,陶瓷的杯具被摔的粉碎。

「盛禹權」盛伴語氣暴戾的喊着前任七門的門主,為什麼是前任呢,因為他拿走了羽令,成了新門主。盛禹權必須死,不然他這個新門主怎麼坐的安穩。

「你怎麼就是不死啊,七門交給我,交給我不好嗎?羽令如今在我手上,只要你一死,你死了其他三堂就沒有話說了,你怎麼就是不死」盛伴情緒激動,身體也跟着顫抖,手緊緊的縮成拳頭,砸在旁邊的柱子上,盛禹權不死,來日死的就是他。

盛禹權是他的名義上的養父,多年以來,他為了讓自己更優秀,讓盛禹權能看見他能力,也是為了能繼承羽令成為七門的門主做打算。他付出了多少努力,花了多少心血,為了得到七門門主之位他不惜一切。

可他盛禹權呢,不曾收徒七門也沒有打算交給他,他哪裡不配。他盛伴年紀輕輕就當上了四大堂主之一,憑什麼他盛禹權要說什麼門主之位只能是他徒弟。

他想方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