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林平之,開局修鍊辟邪劍譜》[穿越林平之,開局修鍊辟邪劍譜] - 第7章 暗夜裡的殺戮(2)

>

林震南先是怒氣勃發,繼而只覺背後寒氣森森。

三人之中的施鏢頭,武功只比他差上一線。

只因喜歡喝酒,好幾回喝酒誤事,這才沒有得到他的重用。

卻沒想到,這麼厲害的一個好手,無聲無息就死了。

強壓心中不安,林震南讓眾人把屍體抬進大廳,問道:「具體是怎麼回事?」

高鏢頭臉色發白,咽了一口唾沫,方才說道:

「錢鏢頭死在假山後面,那座假山,距離他們的聚集之處不過四五十步。屬下猜想,錢鏢頭應該是聽到了什麼響動,轉到假山後面去看,突然遭了暗算。」

這番分析合情合理,眾人都很信服。

卻聽高鏢頭接着分析道:

「錢鏢頭顯然是被一擊致命的,死前沒有發出任何示警。

因此,相距不過四五十步的眾人,從始至終,都沒有查覺錢鏢頭已經死了。

直到我們過去,他們依然沒有發現,身邊少了一個人!」

林震南有些惱火,覺得那些人太大意了。

大敵當前,他也不好多說責備的話,便就板著臉點了點頭。

高鏢頭繼續道:「施鏢頭與禇鏢師二人,一起倒在茅坑外面。這說明,他們結伴前往茅坑,然後同時遭了暗算!」

眾人想起施鏢頭的武藝,不由得全都頭皮發麻。

眾人的士氣,肉眼可見地低落了許多。

林震南剛想說些安慰人心的話,便見季鏢頭一行也回來了。

他們也帶回兩具屍體。

其中一人身上,分明穿着林平之的服飾。

有人驚呼道:「是少鏢頭!」

聽說林平之遇難了,現場頓時一陣騷動。

林夫人連忙申明:「這人不是平兒,乃是陳七!」

原本,為了保護林平之,林震南以不想破壞林平之的計劃為由,讓陳七繼續穿着林平之的那身衣服。

後來,林平之的真實身份已被余滄海識破,但是林平之忘了提及此事。

另一名死者,也是一名趟子手,正是白二。

「他們死在哪裡?」林震南向季鏢頭詢問。

季鏢頭憤憤然道:

「他們全都死在馬廄那邊。

想是結伴一起,去給小雪龍添置夜草。

可恨的是,賊子不但殺了他們,還把馬廄裏面的馬兒全都殺了!

除了小雪龍見了血,其餘馬兒,沒有任何外傷。」

沒有外傷!

眾人這才注意到,眼前這五個死者,身上也沒有外傷。

「難道,鏢局裡有不幹凈的東西?」

有人失聲驚呼。

「蠢貨,鏢局裡陽氣這麼重,怎麼會有那種東西?」

另一人大聲喝斥。

為了得到準確答案,許多人都將目光投向林震南。

林震南一陣遲疑。

他和鏢局內的少數人,早就聽到過林平之讓人帶回來的警告。

林平之說,對方是青城掌門余滄海。

余滄海卑鄙無恥,擅長以摧心掌進行偷襲。

真要公布出這個答案的話,林震南擔心大家心生怯意,戰力再降幾分。

林夫人瞪了林震南一眼,站出來說道:

「不怕對大家明說了,對方乃是青城派中之人。

對方使用的是青城絕學摧心掌,自然是在表面看不到傷痕。

不過,大家不必害怕。

青城乃是名門大派,想必不會學那魔教,大舉進攻我們。

前來偷襲我們的,多半只是青城的一名敗類!」

鏢師們對視一眼,然後竊竊私語起來。

林震南則是盯着桌上那兩面旗幟,皺眉沉思起來。

眾人並不知道,隔牆有耳。

就在這座大廳的屋脊一側,趴伏着一個黑影。

看似只有一個人,其實卻有兩個。

正是余滄海,與他的代步侏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