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閱讀》[章節閱讀] - 第2章(2)

面都符合自己的擇偶標準,要是在前世自己就追了。

但現在只能一笑了之,跟這個男人只能是有緣無份。

其實她挺同情陸浩霆的,在軍隊他能力出眾前途無量。

娶了原主這麼個女人,害他一世英名毀於一旦,甚至還會影響到事業。

左婧妍也是真餓了,雖然吃了圓圓送來的兩個包子,但素餡包子本來就不抗餓,幹了一下午活早就消化沒了。

陸浩霆就是及時雨,知道她餓就給送飯了,就是不知道他錢都給自己他拿什麼買的飯?

左婧妍坐到飯桌前打開鋁飯盒看了下,大米飯和兩個素菜,一個炒角瓜一個西紅柿炒蛋都是她愛吃的。

她以為自己吃不了這麼多,可吃着吃着就見了底,滿滿一飯盒飯菜吃的乾乾淨淨。

把飯盒用熱水洗乾淨,家裡沒有杯子左婧妍只能飯盒裝水臨時充當杯子。

她坐在桌前開始寫需要買的東西,油鹽醬醋,大米白面,喝水的杯子,炒菜的勺子,煤油爐用的煤油,還要買點糖和山楂,答應東東給他做糖葫蘆不能言而無信。

除了吃的,原主的生理期快到了還要買點衛生紙。

雜七雜八的寫了差不多一張紙,算算也要不少錢。

還是要賺錢,這種算計着花錢的感覺太難受了

一想到賺錢,左婧妍渾身就充滿力量,沒什麼能難住她,前世那麼難自己都闖出一條康庄大道,何況是在這個滿是機遇的年代?

關好門,早早的就躺下睡覺,一覺到大天亮連夢都沒做一個,看着晃眼的太陽,還得買窗帘回來,不然天天都睡不好。

早晨用手指抹上牙膏刷了牙,昨晚就這麼刷的,原主那牙刷實在太髒了不能用。

陸浩霆倒是有牙刷,但左婧妍沒法克服心理障礙,就只能用手指刷牙算了。

刷完牙左婧妍默默的在採購單上記上牙刷,對了牙膏也得買,都已經卷了幾圈,估計也就再刷兩次牙就徹底光光了。

衣服晾了一晚都幹了,左婧妍換下陸浩霆的襯衣軍褲穿上自己的衣服,把長發編成兩根麻花辮,清清爽爽的出門。

去縣城要坐公交車來回兩毛錢,左婧妍不想用陸浩霆的錢,就想自己走着去城裡,路過公共汽車站的時候被人喊住。

喊她的是張副營長的媳婦李愛梅,她男人和陸浩霆是一個領導班子,兩人都有希望升到正級,但她男人沒陸浩霆名氣大,也不如陸浩霆業務能力強,大概率是競爭不過他的。

「陸副營長家裡的,聽說你昨天搶東東糖葫蘆了?是不是陸副營長不給你錢?太不像話了,自己在外面吃香喝辣,讓你在家裡挨餓。」

李愛梅一張嘴就是挑撥離間還故意大聲說,生怕別人聽不到。

左婧妍看了她一眼,李愛梅穿着黃色的襯衣,藍色卡其料褲子熨的褲線筆直,黑色的圓頭半高跟皮鞋,一頭燙髮在一群樸素的軍嫂中十分搶眼。

聽說她娘家很厲害,爸爸是鋼廠銷售科長,媽媽是針織廠的會計,自己是藥材公司的保管員。

所以她家的日子在部隊家屬大院是最好的,穿的也是最好的,原主特羨慕她。

如果是原主聽到李愛梅的挑撥,早就順着她的意思罵陸浩霆了。

但現在是左婧妍來了,她十八歲就出來闖世界,摸爬滾打什麼人沒見過?就她這點小心思根本不夠看。

左婧妍搖搖頭:

「老陸給我留錢了,是我自己亂花把錢花沒的,昨天不小心把東東的糖葫蘆碰掉地上,我已經跟孩子說了,今天賠他十根糖葫蘆。」

「就你?你用什麼賠啊?」

李愛梅見左婧妍沒順着自己話說,忍不住嘲諷了一句,懷疑的上下打量她,這個女人今天怎麼學聰明了?竟然沒罵陸浩霆?

左婧妍收起笑容,冷淡的回道:

「老陸昨天回來給我錢了,十根糖葫蘆又不是多貴,怎麼就賠不起?」

就算會和陸浩霆離婚,那也不能由着別人詆毀他,再說她又沒有撒謊,陸浩霆確實給她錢了。

「哼。」

李愛梅嗤笑一聲,拍着巴掌回頭對一起等車的軍嫂說:

「大夥都聽到了吧,給做個證,別回頭我們陸副營長的夫人又耍賴,李嫂子,等她賠你家東東糖葫蘆的時候跟大家說一聲。」

左婧妍眸光淡淡的看向姜雪瑩,昨天還覺得她人不錯,怎麼在背後捅刀子?

姜雪瑩被李愛梅點名尷尬極了,她跟左婧妍解釋:

「不是我說的。」

左婧妍看到姜雪瑩的反應知道是自己誤會她了,她笑着點點頭:

「我知道,嫂子人那麼善良怎麼會傳這麼無聊的瞎話呢!」

她這麼意有所指李愛梅受不了了:

「左婧妍,你說誰傳瞎話呢?」

左婧妍一雙清澈的眸子懷疑看着李愛梅:

「當然是說傳瞎話的人了,怎麼?嫂子,難道是你傳的瞎話?不對啊,嫂子你是文化人,怎麼能做這種小人行徑呢?」

左婧妍雖然用的是疑問句,但語氣卻是肯定句,周圍的幾個軍嫂都看着李愛梅,她們確實是聽李愛梅說的。

「我……不是我說的!」

李愛梅被大家看的渾身不自在,惱怒的看了眼左婧妍,這個蠢貨今天怎麼伶牙俐齒的?

「既然不是嫂子說的,那就好了,我就說嫂子不是那種無恥小人么!」

左婧妍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語氣輕鬆,卻暗戳戳的把李愛梅罵了。

李愛梅氣的臉都青了,恨恨的瞪了左婧妍一眼,見她轉身往縣城方向走,李愛梅頓時來了優越感。

「左婧妍,你不是說陸副營長給你留錢了嗎?怎麼連一毛錢的車錢都捨不得?」

左婧妍回頭對着她莞爾一笑:

「昨晚沒睡好,嫂子身上味……香水味太重,怕熏吐。」

原主就是受李愛梅挑撥才會滿大院蹭飯,找人打架逼陸浩霆回家,現在還想借自己敗壞陸浩霆名聲?那就別怪她不客氣。

「你?」

李愛梅氣的差點爆炸了,她有狐臭夏天出汗味道尤其重,只得多噴香水遮蓋,左婧妍這不是諷刺她嗎?

跟前的幾名軍嫂都盯着自己的腳尖使勁抿嘴,沒辦法,憋不住笑啊!

左婧妍虐了綠茶精身心愉快,邊走邊哼歌,腳步都透着輕鬆,她走出去沒多遠公共汽車就從後面駛過來。

李愛梅在車上看到左婧妍,特意拉開車窗朝她喊:

「左婧妍,我們先走了,你慢慢走吧,中午怎麼著也能走到縣裡。」

左婧妍對着她深鞠一躬,悲涼着聲音喊:

「嫂子,一路走好。」

「你……你……」

李愛梅氣的捂住心口,差點沒被氣的原地去世。

姜雪瑩憋不住笑,太爽了,大家都看不慣趾高氣揚的李愛梅,卻不敢惹她,可算有人制她了。

左婧妍竟然有點小可愛了呢!

「老陸,前面的是你媳婦吧?要不要拉上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