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我抱住了瘋批梁王的金大腿》[穿書後我抱住了瘋批梁王的金大腿] - 第8章 梁上君子

「許呦呦,你跑去哪了?」

許呦呦才進了府門便被堵在了院門口,只見許清越盛氣凌人的領着一眾小廝,明顯就是來找事的。

許呦呦正想着剛剛的社死之事,許清越往這門口一堵,許呦呦那無處發泄的火噌噌往上冒。

「給老娘起開,擋路了。」

許清越被推了個趔趄:「許呦呦,你個小賤人,居然敢推我!果然是有娘生沒娘養的東西,菊香給本小姐打」

說著,許清越起身上手便要抓許呦呦的頭髮,許呦呦反手將許清越的爪子扣在她身後。

「哎呦,疼疼疼疼疼,許清越你放肆!來人啊,許清越」

菊香剛想着上來幫忙,許呦呦左腳一勾菊香重心不穩直接歪倒在身後的小廝身上,此時房頂忽的飛來一塊飛石,這小廝被怪石絆倒又向著另一小廝撞去。

此時許清越帶着三五人等似多米諾骨牌一般倒地,倒在地上嗷嗷叫喚。

許呦呦也是完全制裁了許清越將許清越雙手反剪在許清越身後。

「許清越,你當我十年跆拳道白練的啊?以後別他喵的來後院騷擾我,否則信不信讓你豎著進來橫着出去。」

此時許清越已是痛不欲生咬着牙點了點頭:「我我我,我知道了,快放手!」

許呦呦這才鬆了手。

許清越揉了揉發酸的手臂,嘴上依舊不饒人指着許呦呦的鼻子罵道:「自己行為不端與那商人李言有染,還吊著太子哥哥,賤人,真是賤人!」

「哼~可笑,許清越你是不是太過於以自我為中心了,你以為整個地球還要圍着你轉不成?還有,太子哥哥,你以為我…..」

卻是聽着「稀罕」二字還未說出口,那機械聲又一次響起「戀愛腦已啟動」

不是吧,這種情況下,戀愛腦也要發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