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醉顛》[痴醉顛] - 第7章 天使的翅膀

陸文耀每次被宸月清刺激的憤怒上頭忍不住打了宸月清後,事後都是十分後悔與痛苦的。

尤其是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白天的一幕幕都會在腦海里不停的回放,宸月清的哭泣與痛苦的叫喊聲無時無刻不在鞭笞着他。

夜越來越深,他卻翻來覆去地睡不着。趁着孩子們睡著了,他起身,下床,躡手躡腳地走到宸月清的床前,爬到宸月清的床上去。

不待宸月清罵出聲,他就翻身壓上去,把她的嘴緊緊地堵住。

接着,小小的木床便會吱呀地響起有節奏的聲音,壓抑地粗重的喘息聲也會混合於其中。

過了一會兒,陸文耀從她身上起來,又躡手躡腳地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去,心滿意足地躺下睡去了。

陸星雨上了初中了,是寄宿學校,一周才會回來一次,家裡的招娣沒了姐姐陪伴,開始跟鄰居家的小孩兒們混在一起玩耍。

雖然國家有計劃生育的條令,但是在鄉下農村裡,人們很少會做有效的預防措施什麼的,老一輩的還奉行着:

眾人拾柴火焰高。

人多力量大。

嗯,宸月清又懷上了。

陸文耀可高興了,想着繼招娣之後,可能真的會盼來一個弟弟,就連幹活都更加有幹勁有衝勁了,上山種田的時候也不再喊宸月清了,生怕她磕着碰着,有什麼好吃的好喝的都會給她遞到手裡,如果宸月清不那麼仇視他的話,他恨不得親口喂她吃飯。

宸月清懷孕了,為了她的安全,陸文耀不允許招娣再隨意往她懷裡撲,再加上家裡沒有人可以照顧招娣的,所以陸文耀把招娣交給了自己的母親照顧。

其實離得本來也不遠,只不過是讓招娣到她奶奶家裡去跟她奶奶一起生活罷了。

奶奶是個基督教教徒,每次飯前和睡前都要禱告。臨吃飯時,招娣便和奶奶一起面對着貼有紅色十字形的土牆跪下,奶奶拿一塊棉布帕子蓋在她的頭上,囑咐她不要睜開眼睛。

她閉着眼睛,內心是驚奇的,聽着奶奶跪在身邊說著禱告詞,眼前好像出現了一副奇異的畫面,有什麼縹緲的東西隨着奶奶的禱詞在身邊環繞着。

她偷偷睜開眼睛,入目的是頭頂蓋着的帕子的花案。小手揭開帕子,像揭開伯伯家的電視里演的新娘的紅蓋頭一樣。她揭開帕子後,跪在原地轉頭左右看着,只看到奶奶跪在身邊閉着眼睛搖頭晃腦的專心念着禱告詞,其餘的,啥也沒看到。

禱告詞快念完了,她是知道什麼時候要念完的,在禱詞快完也就是奶奶即將睜開眼睛的時候,她立馬把帕子重新搭在頭上蓋好,歸歸整整地跪着,閉着眼睛等奶奶給她揭開。

奶奶把帕子揭開後,她便睜開雙眼看着奶奶。

「幺幺的眼睛怎麼是紅的啊?」奶奶粗糙的手掌在撫摸着她純白色的頭髮,「這頭髮比奶奶的還要白呢!」

招娣歪歪腦袋,咧開嘴笑。

「幺幺閉着眼睛看到了什麼呢?」

招娣不說話,她不會說話。

奶奶也不需要她回答,奶奶自顧自地說:「幺幺是不是在閉着眼睛的時候看到了和你一樣的小女孩,有純白色的頭髮,還有紅寶石一樣的眼睛,不同的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