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妾》[不做妾] - 第二章 知難而退

  據說嘉安郡主幼年時曾在冬日落水,自此一直體弱怕寒,此次落水後就發了高燒。
  
  謝雲宴當日過去郡主府,就守了嘉安郡主一天一夜。
  
  如今再過去,蘇阮躺在偏院,等了一天一夜都沒有合眼。
  
  她等謝雲宴回來,但他沒有回來。
  
  她被嘉安設計、以致被囚禁在偏院那時,也等了他三日。
  
  那三日,她飽受煎熬,腦里浮現的都是當日他從湖裡救起嘉安郡主時看她的眼神,不敢相信他不信她。
  
  她好疼啊。背上的鞭傷作疼了一整夜。
  
  嘉安郡主是天家貴女,不管蘇阮說什麼,落水這件事和她有了牽連,就該罰。以她的賤籍出身,亂棍打死都不為過。
  
  如今只挨了鞭刑,已經是莫大的寬容,多虧謝雲宴求情。
  
  是啊,她當年相中的窮困落魄的少年郎,已經成了位高權重的謝大人!
  
  如今得聖上眷寵,郡主青眼,前程似錦。
  
  反倒成了她不配。
  
  *
  
  謝雲宴說他會回來,可接下來的日子,蘇阮也一直沒有等到他。
  
  她留在謝雲宴安排的院子里,痴痴地獨守着。
  
  除了碧喜,謝府上下沒有一個人看得起她。
  
  她早年做樂姬的事情根本瞞不住那些口舌,人人都能笑話一二。
  
  「聽說裏面那位以前在江南做樂姬,是真是假?」
  
  「對,就是賤籍!這樣的出身,她還想嫁給謝大人為妻,真是不知羞恥!」
  
  「那種地方出來的,能懂什麼廉恥?不就是早年間謝大人受過她一點人情,現在想挾恩圖報,攀附貴門。真是命比紙薄、卻心比天高!」
  
  「就是,她也不看看她自己什麼身份,竟有臉在聖上指婚後找上門來,還敢謀害郡主,沒被亂棍打死便宜她了……」
  
  蘇阮坐在床榻發怔。
  
  她在那些下人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