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天醫》[不朽天醫] - 0009章 惡念處方契約

寧濤拔掉了江一龍手背上輸液的針頭,推着病床就往牆上的黑窟窿里走。最後,他自己也邁了進去。

整個過程,寧濤的感覺就像是推着病床車穿過了一條沒有燈光的黑暗隧道,就那麼一兩秒鐘的時間之後,他的眼前便出現了熟悉的景物,人臉善惡鼎,古老的書桌和書架,還有大大小小的不同材質的器皿和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就這麼回到了天外診所。

寧濤猛地回頭,黑窟窿消失了,但牆壁上卻多了一個血鎖圖案。他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握在手中的診所鑰匙,頓時明白了過來,他要回去的話還得將鑰匙**那隻血鎖里,再次開門才能回到之前那間病房之中。

這時善惡鼎上的人臉突然睜開眼睛,怒容滿面。

善人來了有笑容,惡人來了便是怒容,這是善惡鼎的特色。

一股青煙從善惡鼎之中裊裊升起,診所里的空間煙霧繚繞,景物也都朦朦朧朧,看不清楚了。

寧濤將病床車停在了診所中間的空地上。

兩顆眼淚突然從江一龍的眼角滾落了下來,他的眼縫也睜得大了一些。

寧濤一邊手動升起床頭,冷冷地道:「不用裝昏迷了,你現在的妻子,你的女兒江好和你的小舅子都不在這裡,這裡就只有你和我。」

江一龍的眼睛慢慢打開,他看到了裊裊的青煙,古老的房梁、書桌和書架,還有那隻人臉善惡鼎。

善惡鼎上的怒容滿面的人臉瞪着江一龍,眼神兇惡。

江一龍被嚇了一跳,「我……這是在地獄嗎?」

寧濤的嘴角掛着一絲冷笑,用陰測測的聲音說道:「這裡不是地獄也差不多了,這是你唯一的一次機會,如果你不把握住這次機會,你真的會下地獄。」

江一龍眼睛裏淚花閃爍,「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你給我安靜一點!」寧濤怒聲呵斥道。

惡人自有惡人磨。

江一龍頓時安靜了下來。

寧濤接著說道:「江一龍,我簡單說一下你現在的情況,你中風癱瘓了,如果你的親人將你照顧得很好的話,你大概還能多活兩年,可你離不開病床,你大小便會沒有知覺,全都得拉在床上,你會生褥瘡,你會發臭……」

江一龍的眼淚流得更急了,可他不敢開口說話。

寧濤卻繼續往他的傷口上撒鹽,「我說的是有親人願意照顧你的情況下,事實上沒有願意照顧你的親人。你發財之後拋妻棄子,離婚之前還偷偷轉移財產。你中風癱瘓了,你的結髮妻子也不願意來看你。你的女兒雖然來了,可她的心裏根本就沒有你這個父親,她來看你只是盡為人女兒的義務,僅此而已。你現在的妻子根本就不會照顧你,她巴不得你死,你死了,你的財產就是她的了。」

江一龍哽咽地道:「我後悔啊,可是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我對不起江好和她媽媽,我也對不起那些被我傷害過的人……現在想想,我賺那麼多錢有什麼用?我要死了,身邊卻連一個真正的關心我的親人都沒有……」

「還來得及,你還有一個機會。」寧濤說。

江一龍驚詫地看着寧濤,「你說什麼?」

寧濤說道:「我說現在還來得及,我能治好你,在這個診所里你有一次贖罪並獲得新生的機會。」

江一龍看着寧濤,眼睛裏滿是猜疑。病房裡發生的事情他其實是看見了,也聽見了的,他這樣的人怎麼會輕易相信眼前這個甚至連醫生都不算的大四學生能治好他?

「你不相信我?」寧濤已經瞧了出來。

江一龍非常聰明,他很清楚他現在的處境,就算是心裏不相信也不會表露出來。他只是看着寧濤,一句話都不說。

寧濤取出診所賬本竹簡,碰了江一龍的手之後又打開給他看。

一條又一條的惡念罪孽顯示了出來,看得江一龍目瞪口呆,心驚膽戰。此時此刻他哪裡還敢不相信寧濤,因為一些陳年惡事就連江好的母親都不知道,都爛在他的心裏了,可寧濤給他看的竹簡上卻一條又一條地顯現了出來!

寧濤合上賬本竹簡,也不和江一龍說話,去取了一把切藥材的刀來,就在病床的護欄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