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天醫》[不朽天醫] - 0004章 天外診所天大坑

寧濤邁過花園街的牌坊,大步走向了冷冷清清的街道。

青石板鋪就的街道上滿是人和騾馬留下的印痕,每一塊都散發著歷史的厚重的氣息。天地診所就在花園街的盡頭,一座低矮的青瓦房,石牆上爬滿了青苔和爬山虎,綠得化不開。

它沒有門面,只有一道開在石牆上的木門,那門板上的漆都快掉光了。如果不是門楣上掛着一塊「天外診所」的牌匾,寧濤恐怕還會以為來到了某個貧困山民的家門前。

這算什麼診所?

寧濤回頭看了一眼來時走過的街道,空蕩蕩的,就診所這門面,這口岸,還沒開張就已經是一副撲街相了。

「算了,來都來了,還是進去看看吧。」寧濤心裏這樣安慰自己,他取出陳平道留給他的鑰匙,**門鎖打開了門。

門後是一個房間,青煙繚繞,屋裡的景物朦朦朧朧。隱約可見一隻七星燈在靜靜地燃燒着,可那燈光卻不足以驅散青煙將寧濤的視野完全照亮。

與陳平道有關的東西沒有一樣是正常的,眼前這個診所顯然也不例外。

寧濤深深吸了一口氣,邁步走了進去。

在他進去後,診所的門慢慢關閉,可他卻渾然沒有知覺。

這是一個很古老的房間,差不多三四十平方的樣子,沒有窗戶。房間里有桌椅、書架和各種器皿,青銅鼎,陶瓷罐子,大大小小,雜亂無章的擺放着。

房間里的青煙的源頭是一隻巨大的青銅方鼎,它有半人高,面向房門的一面上有一張人臉,雙目緊閉,有五官卻沒有表情,怪異卻又自然。

寧濤小心翼翼地湊到青銅鼎旁邊往裡瞅了一眼,鼎里青煙濃厚,根本就看不見有什麼東西在冒煙。

寧濤暫時放棄了研究青銅鼎,他又往前邁了幾步。他看到了左側牆壁上有一道門,門楣上掛着一隻木牌,上面刻着「經卷法術庫」。他跟着又將視線移到了右側的牆壁上,隔着繚繞的青煙,依稀可以看到右側的牆壁上也有一道門,牆上還有一些字,可礙於青煙難以看清楚。

寧濤橫移幾步,揮手驅散遮眼的青煙,然後就呆住了。

右側牆壁上的門的門楣上掛着一隻刻着「丹藥器材庫」的牌子,牆壁上不知是用紅油漆還是鮮血寫滿了讓人觸目驚心的話語。

我受不了了!

我快瘋了!

我要自由!不自由,毋寧死!

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我一定要想一個辦法,啊啊啊!

陳平道啊陳平道,你一定要找一個傻*接替你的位置!

看到這一句, 寧濤的腦海之中突然就浮現出了昨天晚上他即將昏迷的時候,隱隱約約聽到的一句話——老子終於解脫了!蒼天有眼啊,哈哈哈!

不知道為什麼,寧濤的心咯噔了一下,「牆上的傻*……不會就是我吧?」

他慌忙將陳平道的轉讓合同拿了出來,打開,合同上的內容一字不差,他簽的字也清晰可見。

沒有陷阱啊!

卻就在這個時候,青銅鼎上的人臉突然睜開了眼睛,屋子裡的青煙退潮一般回到了鼎中,轉眼就徹底消失了。

他手中的合同顫動了一下,變了!

潔白的紙張變的了古老而泛黃。

寧濤的視線落在了合同上,他驚悚地看見之前字跡慢慢消失,新的內容顯現出來。

天外診所租約:恭喜你成為天外診所的主人,本診所月租金為總數兩百善念功德點和惡念罪孽點,逾期未交,以壽命相抵,一年壽命抵一點租金。此合同已綁定肉身靈魂,直至身死魄散。

租約右下角是他自己的簽名。

寧濤突然明白了過來,陳平道把他坑了!

「交不上租金就抽取壽命抵債,一年抵一點,我要是一月不開張的話,我有多少壽命給你抽取?開什麼玩笑?你慢慢玩吧,我不玩了!」寧濤越想越氣,抓住契約用力一撕!

嘩啦!

靈魂契約一分為二,飄飄往地上墜落下去。

卻也就在那一瞬間,寧濤的身體彷彿也被狠狠地砍了一刀,一分為二,周身的血液也好像全都潑在了地上。比死亡更痛苦的感受漫過每一根神經,他一秒鐘都堅持不了,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被撕成兩半的靈魂契約在空中融合,合二為一,端端正正地落在了寧濤的張開的右手之中,卻連一條裂痕都沒有。

痛苦的感覺消失了,

猜你喜歡